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不以"江湖观点"看待贪官善举
2009年7月7日 09:11
选稿:莫严  来源:东方网  作者:王学进  

  繁峙县副检察长穆新成因为信佛热衷公益,被纪检部门实施“双规”后,其过亿资产不但没赢来一片“喊杀”之声,有一些人反而力挺穆新成。记者在繁峙城某饭馆里吃饭时,听到一个中年人在饭桌上公然宣称:“穆二小就是个大侠!劫官济贫的侠客。敲诈当官的,得来钱一部分给穷人,一部分给自己,有什么不好?!”有人则在百度“繁峙吧”发贴用类似江湖言论力挺穆新成。(7月6日《中国青年报》)

  这是典型的江湖论调。从报道中可知,穆新成确实做过一些善事,为人也很慷慨,讲江湖义气,有大侠风范。但要是以为他行侠仗义的资本即雄厚的财力均取之有道,相信他自己所说,钱都是朋友给的,那就大错特错了。在案子尚未查清的情况下,我们姑且相信这上亿的钱都是朋友送的(据说是他调解矿主之间的纷争所得),但这一切都取决于他既是副检察长又是反贪局长的双重身份和地位;如果他没掌握这一公共权力,他哪能凭借江湖手段摆平矿主间的纷争?这与通常的权力寻租毫无两样。能说穆之上亿资产是合法所得吗?

  看不透这一层,却津津乐道其善举,这既见出中国百姓之善良,也可见他们之容易受骗。君不见近年来,很有些贪官信佛和行善。前者如著名的副省长丛福奎,他逢人就讲佛事,而且不吝给寺庙捐款,俨然是一个虔诚的佛教徒,其实呢,他使的是障眼法,假借佛的名义行贪赃枉法,或者说借以减轻内心的恐惧;后者的代表是安化县教育局原副局长陈沂华和临湘市副市长余斌,此二人用贪污所得捐赠给慈善事业,帮助穷人,博得了当地民众甚至法官的同情好感。穆二小兼有二者之长,故更加具有欺骗性。记者不经意在饭馆里听到的上述言论代表了当地的一种民意诉求,同时也说明老穆的障眼法见效了。

  但我要说,穆二小游走在黑白两道之间,运用江湖手腕敛财,我们却千万不能用江湖眼光去评判斯人所为。笔者早年读过几本金庸的武侠小说,特别反感小说中“快意恩仇”的嗜杀情节。就以其代表作《天龙八部》刻画得最成功的乔峰为例,他在聚贤庄大打出手伤人无数的情节被江湖中人看成是英雄壮举,但在我看来,这一典型的江湖情节丝毫不值得称道,因为此种复仇既无法可依,更没有审判程序可言,纯粹是一种无理性、无秩序的滥杀无辜。举凡武侠小说中的善恶之争、是非论断及情杀、仇杀,都不讲一个法字,全都是以江湖标准为准绳。考之上述言论,我不能肯定说此食客受到武侠小说毒害有多深(这种毒害是客观存在的,而且毒害面很广),但他用江湖标准评判穆二小的事实本身足以说明,昧于法治正义的大有人在。

  我近来发现公众对贪官越来越宽容了,犹记得当年陈希同被查时,我的一些同事高声称颂说:陈希同是清官,官至他这一级,居然只贪50万;刚刚被查的临海原城管局长程凌征,素有“反腐作家”的美称,其受贿11万的事实在法庭上公布后,众多网友惊呼:啊,只有11万!大有为其叫屈的意思。再联系上述江湖言论,愚以为,此类“民意”恰恰表明,相当多的国人在反腐问题上所持的价值观发生了偏移。他们不但容易被贪官行善的假象所迷惑,而且常用贪污数额的大小来区分善恶(好像贪污百万、千万、上亿才是贪,贪污区区几万几十万根本不值一提),这是种糊涂认识,是很危险的。

  此种“民意”倾向绝不能助长。在反腐问题上,切不可用“江湖观点”去评判贪官,否则会丧失基本的法律常识,有碍司法正义的实现,阻止法治社会的推进。总之,做善事的贪官不值得同情,就像对以行侠仗义的名义滥杀无辜的侠客不能报以赞许一样。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