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惯性大于法"散发法治悲哀
2009年7月3日 09:08
选稿:莫严  来源:东方网  作者:李晓亮  

  6月中旬,枣阳某小区业主杨燕林、马耀军因拍录法院执法被拘,法院的解释竟是“我可以摄你,你不能摄我”。法院院长田玉斌还表示,虽然没规定说拍摄执法可以拘留,但“法院是习惯性这么做的”。(7月2日《广州日报》)

  所谓无规矩不成方圆,即使在人类的童稚阶段,这也早已是古人的共识。社会蹒跚地发展至今,正是因为遵循着那些朴素而又极具普适性的规则,所维持的一种稳定秩序。由种种规则制度,打造出的秩序统一体,就是我们置身的这个社会。谁若胆敢藐视甚至践踏这些人人认同的规则,破坏既有的良性秩序,那么他必将受到法律之剑的严惩。

  当然,现代社会我们知道维护秩序,打击犯罪的不是手执代表公正的天平与化身正义的利剑的女神雕塑,而是与你我一样,有着七情六欲的身着制服的司法从业人员。从本质上说,我们每个公民愿意让渡出自己一部分权利,是希望这些国家强力机关的执业者能不负所托,恪尽职守,全力维持社会秩序。

  退一万步说,即使不苛求他们执法时的完美度达到百分之百的理性境况,但作为社会正义的“守夜人”,作为秩序和规则的维护者,您就算不尽全力维持规则,至少不能带头打破规则吧?而在一个法治社会,规则之王当然不是每人心中尺度不一的道德律,也不是扶老太太过马路之类的中小学生守则,而是带有强制性的人人都必须严格遵守的法律条文!

  作为执法者的每一个司法从业人员,就是这个国家强力机关的一个个移动的“logo”,代表着司法机关形象。每个从业者的每个细小的执法行为,都是标注国家法治生态的精微坐标。这些执法细节的总和直接代表着当前社会的法治水平,并构筑起社会正义的现实语境。又因为司法机关带有某种天然的“合法伤害权”,所以司法工作者的执法行为,更不能随心所欲,而应敬小慎微。其唯一标准就是以法律为准绳,以法规为依据。超出法律范围的任何行为,都应被自动默认为是违法,甚至是罪加一等的知法犯法——特别是涉及到公民生命财产安全、公民人身自由权利时。

  之所以不厌其烦赘述这些基本的法律常识,就是想用这些常识来检验一下枣阳市法院院长田玉斌“法院是习惯性这么做的”这句话。田院长也承认法院拘人找不到任何法律支撑,而只是一种“习惯性做法”。换言之,就是法院所称的“我可以摄你,你不能摄我”,我看你不爽就可以拘了你。再换成影视剧里经典的旧社会台词就是“'有没有王法?'爷今儿告诉你:'老子就是王法!'”在一个号称要建设法治社会的国度,枣阳法院“惯性大于法”之举足以让司法深度蒙羞。

  若继续深究,这句不经意的话透出的最恐怖的信息,其实在于其潜台词:当“随意执法”已成“惯性”,大可想象一下形成这种“罪恶惯性”的案例数量将是一个多么可怕的数字?可以说杨燕林、马耀军虽然被拘但还算幸运,因为此前不知还有多少如他们一样但却没他们幸运的,被“执法惯性”吞噬了合法权利的枣阳人。

  最近流行网上“围观”,从之前围观各地副职人数到围观周久耕周森锋的会议桌上公务烟的豪华指数(结果逼得裸体烟惊艳登场),再到最近围观财政部网站上装修三个奢华厕所的中标金额。这种围观其实是一种权利意识觉醒后蓄势已久的公共参与雏形,隐约透出萌动的公共参与精神。但“围观式”反腐,只是信息不对称,权利保障不充分语境下的无奈之举。同理,业主拍摄法院执法也是这种无奈的民意围观。而要化解困境,就必须容纳围观,并畅通围观后的民意表达。唯其如此,才能减少权力腐败,解除信任危机。至于“惯性大于法”的法治悲哀则须最先消除。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