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为何不能原谅"古文字达人"
2009年6月23日 09:07
选稿:项凌  来源:东方网  作者:姜伯静  

  连日来,“高考作文中有考生用甲骨文写作”的消息备受社会关注。记者21日从部分语文阅卷老师处证实:在阅卷组的总结会上,阅卷组组长通报了有关这篇高考作文的评分情况,专家发现里面有甲骨文、金文,还有小篆,因为偏题,得分偏低。网友们把这篇作文称为今年的“最牛高考作文”,写作者被大家封了一个很有90后特色的名字——“古文字达人”。(6月22日《成都商报》)

  据说这篇“古文字作文”的得分很低,“大概就只有几分”。做为一名曾经的语文教师,笔者认为这种打分不妥,虽然我们不鼓励用古文字写高考作文,但我们也不能用“大概就只有几分”的分数来评判这篇绝大多数阅卷老师都不认识、无法理解的文章,尽管这篇文章并不完美。同时,我想起了因文学才华出众被特招的蒋方舟,既然蒋方舟可以凭文学才华被特招,那“古文字达人”也应该可以凭借其古文字功底被我们原谅。

  我们的语文教学应该是宽容博大的,就如同我们的文化对外来文化的兼容包并,但“古文字达人”的境遇却与之相反,对待人才,我们太苛刻了。

  从一篇作文的角度看,那位不知名的考生的作品无疑是失败的;但从一个人的独特才华来看,这位考生的才华是令人震惊的。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授、中国文字学会会员何崝说:“我们一个研究了甲骨文几十年的人,要用甲骨文写两三百字的文章至少都要花1~2个月,一个高中生能有这样的水平,简直不可思议。”虽然最终确认该考生写作文用的文字并非全部是甲骨文,但何教授的话足以表明运用古文字的难度。

  即便那位考生的文章偏题,但偏题得到的分数不应该是仅仅只有几分的,我参加过高考作文阅卷,这一点我是清楚的,可以想象,分数偏低是因为那满纸阅卷老师不懂的古文字。由此可见,这名考生最大的优点成了他最大的“罪状”。这与蒋方舟的被宽容截然相反,这公平吗?

  试问:现在重点大学中文系学习古汉语的本科大学生有“古文字达人”目前的水平吗?即便是一些研究生能超过“古文字达人”目前的水平吗?从古文字的角度看,“古文字达人”难道不算一个特殊的人才吗?我不知道那些大学教授们是如何看待人才的,我也不清楚那些阅卷老师是如何理解人才这个概念的,我猛然想起了某一年我阅高考卷时一位老师的怒吼:这简直是误人子弟、草菅人命啊!

  中国的古文化正在一点点的在人为的漠视中消亡,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我们不懂古代的文化——我们不懂古代的文字、我们不懂古代的精神。今天,当一个“异类”出现时,我们又无情的把他棒杀,悲哀!既然我们可以宽容蒋方舟,那我们为什么不能用同样的心态原谅“古文字达人”呢?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