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取消"出租车公司"可行吗?
2009年6月17日 09:07
选稿:莫严  来源:东方网  作者:徐经胜  

  起步价及候时费均为全国最高、公里价也位居全国前列的深圳出租车价格,历时多年未变。尽管消费者、出租车司机都认为应该降价,但时至今日出租车价格却依然故我。6月11日,深圳市再次召开听证会,面对一份《深圳市优化出租车运价结构听证方案》,消费者发现“运价不但没降反升,并以提高出租车司机收入的名义设立了空返费”;的哥们也表示,对“方案不满意,城市塞车严重,停车还在烧油,候时费再要减,不合理”。甚至在听证会后,坊间还留下了“逢听必涨”的印象。(6月16日《中国青年报》)

  据报道,在这次深圳市优化出租车运价结构听证会上,有关方面根本没有提到企业的租金,对企业管理费只字不提。而结合去年以来重庆、海南三亚、甘肃永登和广东汕头等地发生一连串出租车罢运事件看,“出租车公司”成为人们特别是出租车司机的众矢之的。因此,取消“出租车公司”早已成为一种呼声。但到目前为止,几乎所有城市的“出租车公司”还稳坐钓鱼台,没有丝毫出局的担忧。

  目前,我国出租车行业管理体制基本实行“三级”模式:“政府——出租车公司——出租车司机”。在这种模式下,政府“垄断”着出租车“运营权”,出租车公司“垄断”着司机。而目前,出租车公司能够存在的理由,一是政府能够出从租车公司那里得到一笔不菲的拍卖经营权所得;二是通过出租车公司来管理众多出租车。而实际上,取消“出租车公司”,是完全可以做到的。

  如当前,在不少发达国家,出租车管理实行的是“竞标制度”。出租车牌照由政府限定在一定数量,所有牌照发放都需公开拍卖,拍卖款归政府所有;原则上,每个有驾照的司机都可以参与公平投标,以自己愿意出的价格获得执照;而每个出租车司机都是个体经营。这种“竞标制度”,实际上就是“两级”管理模式:“政府——出租车司机”。而且,这种模式也不会减少政府部门的收入,但出租车司机却少了“出租车公司”的“份钱”。

  就出租车管理来说,取消“出租车公司”之后,政府部门完全可以成立一个服务性机构对出租车行业进行管理。这种服务性机构可由政府部门出资或者向出租车司机收取少量管理费用,以保证出租车管理部门的公益性运行。

  多一个管理层次,就多一层盘剥;少一个管理层次,就少一层盘剥。取消“出租车公司”这个中间管理环节,获利的首先是出租车司机,他们从此不需要为缴纳数额不菲的“份钱”而苦恼不已;而一旦没有了“份钱”,出租价格也会相应下降,这又让所有市民从中得利。取消“出租车公司”并不难,难就难在有关部门因为种种利益因素不想取消。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