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臆想症超级疯狂之下的"夺冠愚乐"
2009年4月19日 10:24
选稿:姚明绮  来源:东方网  作者:大丫山  

  日前,一篇报道“重庆大坪中学女足勇夺世界中学生锦标赛冠军”的新闻,给陷入低谷的中国足球打了一针“兴奋剂”。但事后却爆出该队作假,重庆大坪中学女足实际是中国女足少年队,大坪中学只有两名选手象征性的参赛,目前重庆市已经成立专案组调查此事,并要求大坪中学主动向赛事组委会承认错误,并退回冠军。(4月18日《扬子晚报》、《天府早报》等)

  这几天,造假丑闻正呈加速度传开,不仅在重庆闹得个满城风雨,还在整个体坛尤其女足界掀起了巨大风波。国人向来不乏批判精神,跟关注其他任何一个球队造假一样,谴责、批评、讽刺等等肯定是少不了的。遗憾的是,丑闻传来,泰山压顶,作为当事方的重庆大坪中学,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正为自己的造假之举感到羞愧与不安,而在表现出一幅很“委屈”的样子,就像一个天真的孩子忍辱负重做了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却没有得到大人和老师的理解和赞许一样。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大坪中学足球队一位教练就“造假事件”竟这样表态,大坪中学足球队主教练李卫平曾前往教育部开会,教育部要求球队在比赛中要打进前三。“我们(指大坪中学足球队)无法与教育部争论是与非,只能按照要求去做。”而一位助理教练更是承认,光靠大坪中学的实力,很难在这样的世界大赛上打进前三名,“以往这样的比赛也都是外面找别的队员来参赛,上届也有不少国家少年队的队员,这个已经很常见了。”原来,造假“有理”!

  如此辩驳,实乃令人叹为观止!我不知道“造假夺冠”之后大坪中学为何能显得那般自豪,而在曝出“靠国少队员夺冠”之后为何仍能那般理直气壮。莫非,“造假成功”也是一种胜利?莫非,夺冠、拿奖牌就是女足乃至整个足球的唯一终极目的?至于是否造假,是否有损声誉,是否友谊与诚信第一,这些通通都是其次的乃至无需顾及的东西?我看,这些逻辑很适合大坪中学有关方面。此前,有足球评论家说,中国的一些体育赛事不只是娱乐化,而且越来越“愚乐化”,以愚取乐。当时,我对这种看法持保留态度,现在看来,还真是一个“正理儿”。

  留意足球的人都知道,近来有不少令人不可思议的丑闻围绕过中国足球包括女足,对此不少人都发出了疑问:中国足球到底怎么啦?此前,有人从中国足球的技术、队员的体质、成长的环境以及管理体制等多方面去综合分析。现在看来,这些分析都显得很其次了。依我看,还得跳出足球运动员本身来反思中国足球的精神和理念,即就一支球队而言,它到底为什么而战?为什么而在赛场上奔跑?仅仅为一个金属制的奖杯和奖金还是为一份凝聚自豪的荣誉?是为获取阿Q式的精神胜利还是为获得一份饱含他人尊重的赞许?

  如果这些最起码的问题都没有搞清楚,而只是不计后果地去获得一个个金属制奖杯和奖金,为达到目的,甚至可以不择手段,对于这样的体育、竞技,又有什么意义呢?像此次重庆大坪中学女足勇夺世界中学生锦标赛冠军,其冠军是名不副实的,是通过造假而换来的虚假荣誉。对于这样的行为,与其说是体育、娱乐,倒不如说是正儿八经的“愚乐”。小孩子都知道,造假夺冠不是荣耀,而是耻辱。遗憾的是,一些严重患了“臆想症”的人,眼里仍只有“夺冠”,只有“奖杯”,只有“奖金”。为达此目的,宁可丢失那远远比“桂冠”重要得多的东西,这岂不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吗?是该反思了,中国不需要阿Q式的胜利!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