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干预独立办案将被追责"司法才能更独立
2009年3月27日 09:04
选稿:马韵筠  来源:东方网  作者:李晓亮  

  日前,最高人民法院公布了《人民法院第三个五年改革纲要(2009-2013)》。过去十年,最高法院曾出台过两个“改革纲要”,从本次司法改革的方向、精神和思路方面来看,正是前两份“改革纲要”的延续。(3月26日《新京报》)

  通观十年来的司法改革,其各项举措力均是在力求顺应社情民意,充分考虑中国国情的基础上,以尊重客观、中立、公正的司法规律为诉求,来助推法治的文明与进步。当然,对照现实坐标,我们也不用讳言,改革的理想之光,未必能照彻所有的现实之路。至少,前面两个“改革纲要”所提出的某些改革任务,在遭遇现实和制度阻力后,未必都能不折不扣地足额完成。

  但,正是因为理性地检视了这些司法实践中不尽如人意之处,我们才能更好地对症下药,有针对性地找准今后司法改革最需着力改进的地方。亦即,改革出现某些暂时未能克服的问题,并不可怕,只要我们笃信司法的公正与独立,那么司法改革是断然不会有走回头路之虞。

  比如在“三五纲要”中,“建立刑事被害人救助制度”、“将量刑纳入法庭审理程序”、“制定刑事证据审查规则”、“建立健全多元纠纷解决机制”等措施,都是在对既往改革成果进行确认之后,延续过去改革方向并继续深化改革的务实之举。

  相较于此,“干预法院独立办案将被追责”则更为引人瞩目,因为这几乎是点中了当下某些司法不公现象的“死穴”。最高人民法院司法改革办公室副主任蒋惠岭说,建立对非法干预人民法院依法独立办案行为的责任追究制度已成为共识,“目前已经立项,我们正在开始调研和收集资料,今年下半年应该会有一个初步的方案。”

  虽然是追究行政责任还是党纪责任,追究的程序等一些操作细节,现在还不甚明晰,但这仍然传递出一个强烈的信号:司法的更加独立与公正,在可期的将来,会变得触手可及。当然,当前语境下,公众也不会对此盲目乐观,毕竟要达致近乎理性状态的司法独立。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虽然理论上讲,人大权之下的行政、检察与审判这三权站位应该是平行的。但是从日常的政治实践来看,行政权去似乎长期具有一种超越审判权、检察权的优势。而我们知道如果司法权不同行政权分离,司法的独立与公正也就很难保证。

  而在某些司法实践中,司法不独立、司法权威受损的情况或许更严重。比如某些民众的“信访不信法”导致的“司法信访化”倾向,就是一例。“大闹大解决,小闹小解决,不闹不解决”,使得置身法治社会的我们,依然有着古朴的“清官”情结。

  其后果是,在社会中形成一种普遍的对法律、法院和法官的不信任心理,民众以非法律手段来实现目标的诉求将更为突出。这俨然是将领导批示当成获得“司法救济”的主要途径,而司法的权威性、中立性却因此受到了严重的挑战,显然是法治的悲哀。等上级领导批示的思维,是现代社会的一个怪胎,这种思维还培养了某些执政者批示习惯。正是这种习惯,使得司法独立的处境更为尴尬。正如专家所担忧的,“非法干预的认定存在一定难度,因为有些地方领导干部过问案件很难取证。”

  除了部分民众“清官思维”下的信访行为,以及行政官员“为民做主”的批示冲动会对司法独立构成戕害外,司法权本身的行政化色彩,也不容忽视。比如,某些司法执业者的“从政”心理,让他虽位于司法系统心中供奉的却是行政序列,自然在司法实践中有意无意地就习惯于“服从领导权威”了,这就让对“干预法院独立办案”的认定,变得更复杂而模糊了。

  可见,司法改革是并非坦途,但我们不能有丝毫畏惧。只要克服重重困难,并不断修正完善相关制度设计,终能收获一个法治文明框架下的公民社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