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开放博彩业的条件还未成熟
2009年3月6日 09:02
选稿:项凌  来源:东方网  作者:林卫萍  

  今天,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扶贫开发协会执行副会长林嘉马来告诉记者,准备再提适当放开博彩业的提案。他认为,国家可以出台一些政策,适当放开博彩业,将博彩业的收入用来支持弱势群体、解决三农问题等方面。(3月5日《中国青年报》)

  适当放开博彩业的观点我们早已见过。1月13日上午举行的政协海南省五届二次会议上,56名政协委员联名提出《关于适度开放海南博彩业的建议》;北大中国公益彩票事业研究所研究员王增先则认为,每年6000亿赌资外流,中国的博彩业应该“从局部开放逐步走向全开放”。适当放开博彩业的理由,无不例外的认为,将所筹资金用于福利事业和公益事业。

  从福利事业的角度看,钱是越多越好,也可以肯定的说,放开博彩业之后,钱是不成问题,但关键的问题是,赚的钱是谁的钱?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博彩业的钱可以取,但其负面效应呢?所赢利的钱与付出的成本相比,我们是否还能够说是“赚”了?

  放开博彩业,说白了,无非是赌博合法化。当然这里的“开放”是由政府垄断的,是适当的。但我想问的是,怎么的博彩业开放才算是“适当放开”?

  放开博彩业之后的滚滚红利是每一个人都喜欢的,且也有成功的例子。比如拉斯维加斯。可世界上有几个拉斯维加斯?更为重要的是,仅仅靠一个博彩业就能够使当地经济发展吗?在我看来,现在适当放开博彩业的时机还不成熟。一方面,我们国民的赌性还很强,一旦放开博彩业,则可能会使很多的家庭支离破碎。这不是危言耸听。就是在彩票上,也见不少的“为伊憔悴”的案例;另一方面,我们的法律还不很完善,在法律的执行上还没有真正做到“有法必依”。另外的一个重要因素是,我们的各种制度还不够透明。如果一旦撕开“缝隙”,那会使一些贪官有机可乘,成为洗钱的平台。

  综观界上著名的赌城都以外来游客为主要消费目标,而谁能担保我们的博彩业不是以本地居民为消费对象?

  至今,我们对彩票收入还未能做到公开,而不时的传出挪用彩票资金的丑闻,比如体育总局曾经擅用彩票资金2787万炒股。而我们现在能对博彩业进行有效监督吗?能做到公开吗?

  别只盯着放开博彩业之后的那些钱!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