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要涨价的茅于轼患了健忘症
2009年2月6日 08:48
选稿:项凌  来源:东方网  作者:梅广  

  2009年2月3日,经济学家茅于轼的博客中发表了《铁路春运不涨价的社会成本》一文,鲜明地提出希望铁路春运票价上涨,并认为正是由于不涨价政策,导致“黄牛党活跃”、“服务质量下降”等一系列问题,而“按照经济规律涨一点票价”后,上述问题基本上不会发生。(2月5日每日经济新闻)

  “黄牛党活跃”、“服务质量下降”等,的确是长期困扰“春运”的社会热点问题。但是否如茅于轼所说,“涨一点票价”之后,这些问题就能迎刃而解?恐怕,这多少有些异想天开。

  如果我们还没有健忘到某种程度的话,应该还记得,铁道部是从2007年开始,才正式公开宣布不再实行春运火车票价格上浮制度的,至今也不过只有2年多的时间。而在此之前的历届春运中,铁路方面几乎没有不执行票价上浮制度的,通常上浮空间都在20%左右。

  虽然有关方面用词比较婉转,将春运票价上涨说成“上浮”,但对消费者来说,这就是货真价实的“涨价”。那么,在火车票涨价之后的那些年春运期间,有没有异常活跃的“黄牛党”?铁路客运是否比现在的服务质量高?应该说,在这方面最具有话语权的,是那些历年来曾经颠簸于春运大潮中数以亿计的外来工、大学生,以及赶着回家过年、对出行工具没有更多选择的社会各界人士,而不是某些站着说话不腰疼的经济学家。

  年年春运,年年“一票难求”,“买票挨宰”、“站着回家”,如果说这些还不具有说服力的话,那么,自有春运以来,在北京、广州等大城市的火车站广场上,每天都有数十万人在等候回家车票的“壮观”场面,相信大多数人还记忆犹新。对于常年奔波在外的人们来说,无论火车票是过去的“上浮”,还是现在的“不上浮”,回家之路从来就没有真正“太平”过。有鉴于此,笔者真有点怀疑,想用“涨价”来解决春运难题的茅于轼先生,是否患上了健忘症?否则,那就太低估了公众的智商了。

  从“经济”的角度来看,笔者也认为,茅于轼先生的观点无疑是“正确”的,依现实行情来看,火车票价需要上涨的何止是“一点”?假若每张票能涨到平均一万元,达到令人望票生畏的地步,所有的“春运”难题就不是“基本解决”,而是可以完全彻底地解决了。可惜,不是所有问题都是可以通过经济手段来解决的,尤其是涉及到亿万普罗大众的社会民生问题。作为一名具有一定影响力的经济学者,在公开发表言论时,即便是个人观点,也应当注意把握分寸,应当考虑到所涉及群体的合法权益和根本利益,这是一个普适原则。为缓解“春运”交通压力献计献策无可非议,但处理问题并非只有“涨价”这一条路可走,完全可以通过建议政府加大基础设施建设、扩大交通运输能力等措施来解决,不要动辄就拿老百姓最为敏感的“涨价”说事。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