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新民晚报:公务员,如何回答"农民工"这道题
2008年12月30日 10:03
选稿:项凌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郝 洪  
  上个周末,上海2009年公务员录用考试笔试,47649名考生竞争全市3618名公务员岗位,竞争之激烈可想而知。对于公务员考试热,除了录取率,外界甚为关心的还有试题——考卷难不难,能不能体现当下社会对公务员的基本要求,能否有效测试应考者的素质。

  有记者在报道这场考试时,很有心地透露了一道考题申论题——关注农民工子女教育问题。这个题目看起来并不算难,却很是意味深长。

  在上海这样的大都市,一般人不会将“公务员”和“农民工”这两个词联系在一起。不仅因为这两个群体之间社会地位不同,还因为,他们之间难有交集——在上海这样一个大都市里,“农民工”问题不过是某一政府机构下某一部门内某几个公务员的具体涉及的事,更何况“农民工子女教育”这样的“小”问题。

  可上海偏偏选择了这样的“小”问题,为什么?因为,一滴水能够照见太阳。

  当今中国,几乎没有一个城市没有“农民工”的足迹。在上海,无论是制造业还是服务业,都有“农民工”的身影。改革开放三十年,他们已经与城市同呼吸共命运,与城市血肉相连;他们与城市之间紧密联系的依存关系,推动着城市前进的车轮,也给城市带来困扰。解读“农民工”,就是解读社会,解读中国。

  从另一个角度而言,“农民工”是社会最基层民众的代表之一,关注“农民工”,包括这个群体的就业、医疗、教育等种种社会问题,就是关注社会最基层的民众。这就是民生,了解包括农民工在内的所有普通人的疾苦,给他们提供解困之道,服务于他们,是一个公务员的义务和责任。

  “农民工”的话题出现在上海公务员考试中想来还不仅仅因为“农民工”问题的深刻性,还因为它的紧迫性。

  也是在上周,笔者参加了一个座谈会,上海几个主要区县领导就如何应对金融危机发动“头脑风暴”,其间,一位区委书记的话令所有在座者动容。他说,越是危机时刻,更要关注普通民众的感受,关注那些农民工,对他们,政府须感同身受,唯如此,我们才能携手共克时艰,才能找到一条通向未来的路。这位区委书记所在的区,是农民工聚集区,也是上海外来人口较多的区域,他的一番话必是有感而发。正是这个区,在上海率先为企业发放停工保障补贴,号召企业与员工“抱团取暖”,不作经济性裁员;并对应届大中专毕业生就业实行政策扶持——明年新增3万个本地劳动力就业岗位,完成8万名劳动者的各类职业技能培训。

  不知上海那4万多赶考公务员者是否能明白“农民工”这个试题的分量,它要考察的不单是应试者对国情、民情的了解,还有公务员的社会责任意识和角色意识。这,是做好公务员的前提。当然,重要的,还不仅是在考卷上做好这道试题。对于正在岗位上的公务员和未来的公务员们,更要在实践中做好这道考题。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