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又一位教师悄然而去
2008年12月16日 09:07
选稿:项凌  来源:东方网  作者:邵留生  

  在这个寒冷的冬日早晨,我又读到一条与教师有关的新闻,新闻与应试教育无关,与教育改革无关,只与体罚有关,与生死有关……

  据龙市镇中心校校长邬应松介绍,12月9日中午,张远淑老师任教的初一四班学生家长李某,曾到学校找他讨说法:因儿子没做作业,张老师便打了儿子的手臂,要求张老师当面赔礼道歉。而据学生们介绍,李某找校长前,曾将张老师叫出教室,“他们在教室外的说话声很小,没有争吵,更没有动手。”邬校长了解情况后,便代表学校给李某赔礼道歉。送走李某后,邬校长特安排向元彬副校长找到张老师,并当着程丹、张秋兰两名老师的面,对张远淑老师提醒道:“今后要注意对学生的教育方式方法。”对领导的批评,张老师流露出委屈:“这个学生太贪玩了,经常不做作业。我曾不下10次给他的家长打电话,家长都不管一管。”

  四川在线《老师因体罚学生被家长要求道歉服毒自杀》醒目的标题同样刺痛着我,没有经历过教育顽皮学生的人是感觉不出来的。也许,人们还会嘲笑教师的心理竟然如此不堪一击,不过,只要换位思考一下,如果你也是那位经历了“曾不下10次给他的家长打电话,家长都不管一管”的教师,你还有多少能够唤醒学生的“教育方式方法”?当然,校长说的没有错,有效的“教育方式方法”确实有妙手回春之功效,可是,在用了太多“教育方式方法”仍不起作用的情况下,那位专家、领导来告诉教师,下一个“教育方式方法”又是什么?

  事实上,领导的话永远是正确的,“今后要注意对学生的教育方式方法”就是其中一种,其它经典的还有“要灵活处理”、“要把工作做细致”,这样的话基本上等于白说。教育学生,不需要领导做指示,大多教师都知道这些所谓的“真理”,问题是在真理都失效的时候,领导还有什么绝招可以支给教师?可笑的是,领导能够做的,就只有这些了,他们也不会过多参与到教育学生中来的,指示之后,剩下的工作还是由教师执行!于是,学生家长来投诉时,领导一定是如此要求教师的,而不知道教师为学生做了多大的努力,因此受到委屈的教师有多少,只要问问非重点中学的第一线的教师,就知道了。

  如今的教师仿佛就是夹缝中的小草,上有领导下有学生,处理不好都是教师的错,批评批评教师是没事的,再多的委屈教师都能够接受,都要理解学校。

  在这个冬日,又一位教师悄然离开了,为在《未成年人保护法》的背景下如何教育顽皮学生留下了永远的思考?笔者多么希望能有人为我指点迷津,在我用尽我所能仍不能感化顽皮学生的时候,在连打下手臂都算是体罚甚至是犯罪的时候,我该怎么办?

  张老师,你的离开我永远理解,愿你在另一个世界里永远快乐,愿那里的教育允许教师能够善心地打打学生的手臂!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