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下个一百年越剧怎么演?
2008年12月13日 10:14
选稿:上官贤  来源:东方网  作者:万润龙  

  “原本是越剧特色的综合艺术表演形式的优势如今已荡然无存,个剧种之间的艺术风格差别也越来越小,那么我们越剧下一百年应怎么发展呢?”

  这是袁雪芬老师说的话。笔者参加了12月11日在杭州余杭区举行的“长三角越剧文化研讨会”,这次会议汇聚了70余位专家学者,王文娟、吕瑞英等越剧表演艺术家也到会发言。

  越剧百年,发源于浙江,发展于上海,广泛流行于长三角一带,成为具有江南地域特色的文化代表之一。而在当前形势下,越剧和其他剧种一样,也面临“创作剧目短缺、演出场次减少、观众人数逐年下降”的局面。如何使越剧艺术在新的形势下焕发出新的活力,成为各界关注的话题。

  因身体原因不能与会的著名越剧表演艺术家袁雪芬灌制了一段讲话录音首先播放,她提出的“下一百年”越剧该怎么发展引起与会者强烈的共鸣。

  袁雪芬表示,越剧原先并没有什么家底,60年前越剧艺人大胆革新,一方面学昆曲继承传统,另一方面吸收话剧、电影、兄弟剧种及外来艺术的元素,率先在中国戏曲中形成了编、导、演、音、美一体化的综合艺术,从此越剧有了写意与写实相结合的独特艺术表演形式,唱腔上在继承四工调的同时又新创了尺调腔、弦下腔、C调腔等新唱法,并产生了不少经典剧目,越剧也因此跨入中国戏曲大剧种的行列。然而,经过60年的发展,综合艺术的表演形式已经被所有戏曲剧种掌握运用,越剧原有的优势已经荡然。袁雪芬老师表示,越剧的发展需要依靠全国越剧界的团结协作,尤其是长三角地区的亲密合作。只有形成合力,越剧才会更有竞争力。

  王文娟对越剧的现状和前景也表示了忧虑。她说,如今越剧演出团体比五六十年前大幅度减少,上海如今只剩下上海越剧院,区级剧团已名存实亡,而从当年有36个越剧团且红红火火。王文娟认为,只有竞争才会有发展,演出院团越多,人才和精品才会越多。她对浙江的民营剧团和他们在农村的演出市场给予高度评价。她认为,什么时候城里的剧团也像农村的剧团一样,演出多了,票不需要靠推销或者赠予了,越剧也就有希望了。

  浙江省戏剧家协会副主席、著名剧作家吕建华对越剧现代戏的缺失表示了忧虑。他表示,建国以来“三并举”(大力发展现代剧目;积极整理改编、上演优秀的传统剧目;提倡以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创造新的历史剧目三者并举)方针为戏曲的发展发挥了良好的作用,但改革开放以来只有新编历史戏“一举独张”,戏曲现代戏创作成了“短板”。在50部“精品剧目”中,只有2部属于“现实题材”(吕剧《补天》、眉户剧《迟开的玫瑰》),越剧缺失;在10届“中国戏剧节”的100多部“优秀剧目奖”作品中,越剧只有两部(《孔乙已》、新《梁祝》),属于戏曲现代戏的只有《孔乙已》一部。吕建华认为,戏曲现代戏的缺位造成的后果是,在思想性上不能为戏曲提供新的内涵,影响了戏曲作为文学艺术给人们应有的“认知”作用。戏曲市场青年观众缺失、“白发满场”成为必然。吕建华还对一些剧作家提出了批评,“一写现代戏,就只会想到当地政府的政绩,就想到得奖。文学需要作家有对生活独到的认识和感悟。如果没有这一点,还要现代戏曲干什么?”浙江省艺术研究所研究员、戏曲评论家李尧坤对越剧流派的停止发展感到忧虑。李尧坤表示,越剧13个流派(旦角:袁雪芬袁派、傅全香傅派、王文娟王派、戚雅仙戚派、张云霞张派、吕瑞英吕派、金采风金派,生角:尹桂芳尹派、范瑞娟范派、徐玉兰徐派、陆锦花陆派、毕春芳毕派,老生:张桂凤张派)都是上世纪四十至五十年代形成的。越剧的流派唱腔对推动剧种的繁荣和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越剧流派的形成过程也正是越剧欣欣向荣的时期。然而,随着越剧流派创始人的陆续推出舞台,越剧流派也基本停止了发展。除了少数优秀中青年演员在学习流派过程中能有所创新,大多数演员基本以仿为主,还以模仿得越像越好。李尧坤表示,流派的生命力在于独创性,一旦把流派唱腔变成了僵化的模式,流派唱腔就丧失了生命力,甚至成为创新的阻力。李尧坤提出,越剧声腔在新的百年须要有大的突破和创新,需要在继承仍传统的基础上赋予时代精神,需要增强个行当声腔的个性及表现力,需要敬意部完善男腔。李尧坤主张在越剧迈向新的百年之际要以战略眼光看待越剧的男女合演,“男女合演发展之日,也是新百年的越剧繁荣之时”。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