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理性看"央视记者涉贿案"管辖与回避
2008年12月10日 09:07
选稿:项凌  来源:东方网  作者:王威  

  12月9日,最高人民检察院新闻办对山西检察官进京拘传央视女记者一事做出正式回应称:山西检察院进京办案确系该院逐级指定管辖,拘传程序无误。(12月10日《京华时报》)

  12月4日,山西太原杏花岭人民检察院派员在央视女记者李敏的北京住宅内,以涉嫌受贿罪将李拘传。此事在网上引起轩然大波,一种颇有代表性的观点认为:此前该女记者曾与另外两名记者赴太原采访该检察院“以刑事手段插手经济纠纷的违规事实”,故山西太原杏花岭人民检察院对该案“应当回避”。对此,笔者难以苟同。

  职务犯罪的重要特点就是犯罪行为与其职务密切相关,而职务又以一定机关为依托,因此工作单位所在地就成为地区管辖的重要参照物,故《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第15条规定:国家工作人员职务犯罪案件,由犯罪嫌疑人工作单位所在地人民检察院管辖,但同时规定,“如果由其他人民检察院管辖更为适宜的,可以由其他人民检察院管辖”、“对管辖权有争议的或者情况特殊的案件,由共同的上级人民检察院指定管辖。”从检方通报情况来看,该案系山西省太原市杏花岭区人民检察院在侦查一起贪污犯罪案件中“发现”,最高检逐级指定杏花岭区检察院管辖此案,完全符合指定管辖“节省司法资源,提高诉讼效率,维护诉讼秩序”立法本意。

  再者,女记者即便此前与该院检察长本人有“过节”,也不属于法定的回避情形。根据我国刑诉法的规定,回避的主体即回避的适用范围是指在法定情形下,不允许介入或者应当退出有关诉讼程序的人员,包括包括审判人员、检察人员、侦查人员、书记员、翻译人员和鉴定人等。但是,司法机关作为整体在诉讼中是否应该回避,在我国三大诉讼法均未作出明确规定。虽然有学者认为这是我国诉讼法律上的一个“缺陷”,但在“法无明规定”的情形下,杏花岭检察院管辖此案显然并不违反目前的法律规定。

  当然,回避的适用范围不仅仅指具体承办案件的人员,一切对案件的处理有决定权的人都存在回避问题。该案中,涉案的女记者当然可以提起要求杏花岭检察院检察长回避的申请。其申请以应当书面或者口头向人民检察院提出,并说明理由,提供有关证明材料。检察长是否回避由该院检察委员会讨论决定。检察委员会讨论检察长回避问题时,由副检察长主持,检察长是不得参加的。检察院经过审查或者调查,符合回避条件的,应当作出回避决定;不符合回避条件的,应当驳回申请。对驳回申请回避的决定,当事人及其法定代理人可以申请复议一次。这就是说,作为案件的当事人,女记者申请回避的权利完全是有法律保障的。

  我们注意到,也许是受到前不久发生的“最牛县委书记进京抓记者”事件影响,针对“山西检察官进京拘走央视女记者”一事出现了较为偏颇甚至错误的看法。比如,12月9日《齐鲁晚报》一篇评论称,“受贿罪还有一个构成要件,那就是为对方牟取非法利益。可是,即使李记者采访杏花岭区检察院是因为吴某的情面,也不能算是为吴某牟取非法利益”云云。其实,受贿罪的构成要件之一是为对方谋利而不是为对方“牟取非法利益”,这说明作者连最起码的法律常识都没有弄明白,得出的结论就难免南辕北辙、贻笑大方了。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