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百度是否侵犯了"第六种自由"
2008年11月19日 09:01
选稿:项凌  来源:东方网  作者:李晓亮  

  资讯时代,人们无时无刻不被各种信息所包围和裹挟。网络搜索引擎出现之后,一根网线,一枚鼠标和一个键盘,外加一个关键词,一个单击的动作,我们马上就可查阅海量信息。但在畅享信息便捷的同时,我们也被无用甚至虚假的信息所困扰。信息的庞杂更加剧了公众甄别的难度,虽说搜索引擎能将信息进行有效的集纳和排序,但一些不当盈利模式,也为我们设下陷阱。

  比如央视的《新闻30分》接连两天在节目中,连续揭露了百度公司运作竞价排名的黑幕。百度被指人为干涉网络搜索的结果,引发垃圾信息,更涉及恶意屏蔽,从而导致公众对其信息公正性与商业道德的强烈不满。百度日前就竞价排名存在虚假医药信息一事作出回应,表示将对此类信息进行整治,打击垃圾信息和网络欺诈行为。(综合11月17日网易、新浪科技新闻)

  以竞价排名为盈利核心的商业模式,宛如“勒索营销”。也就是说,谁出的钱多谁的排名就靠前,只要你肯付钱,百度就能将你所要求的广告杂糅进搜索结果,最终以客户开出的价码高低依次排序。但公众搜索出的信息是否真实,广告可信度高低,却似乎完全与百度无关。他们似乎只在意技术攻关,而对企业的社会责任则显得有些漠然。

  据媒体报道,此类营销模式,早就被国外搜索业所彻底摒弃,因为这会导致搜索引擎企业惟利是图。谁给的钱多谁就是爷,他的“广告”就可以在搜索结果的首页长期“置顶”,哪怕是如街头电线杆上的“老军医”广告。当下的搜索引擎俨然一种新媒体,理应有着社会公器属性,而不能钻入盲目逐利的歧途。淡漠社会责任,不对公众负责的商业模式,很容易反噬社会公益,并挫伤部分客户和公众的感情,人心散尽之后最终受损的还是企业。

  其实单个企业的灭亡还不是最糟糕的,若该企业不与社会发生联系,甘愿抛弃社会责任选择在逐利中堕落自戕,就如同一个有自虐倾向的人,这是人家的权利本无可指摘。但是现代社会,任何关系都是双向性的,就拿竞价排名来说,百度在盈利的同时,也给公众带来了困扰,甚至伤害。

  晏阳初曾将“免于愚昧无知的自由”看作“第五大自由”,其后索尔仁尼琴还补充了另一种自由,“除了知情权以外,人也应该拥有不知情权。过度的信息是一种不必要的负担”,有论者将此称为“第六种自由”。而现在百度的竞价排名则是对我们“第六种自由”的粗暴侵犯。以信息盈利无可非议,但因为忽视社会责任,而不加甄别导致虚假信息泛滥,就是对公众日常网络生活的人为干涉,理应收到舆论指责。我们知道,大量相同信息的严重重复,会影响阅读者思维,炼就单向度的人和单向度社会。假如不幸这些信息里还有大量虚假伪劣的广告混杂其中,那么社会会收到什么样的侵害呢?若其发布的虚假医药信息误导公众造成生命财产损失的,这就已经超出道德范畴,而应被追究法律责任。

  企业发展理应技术攻关与社会责任、道德诉求并重,企业也应流着道德的血液。现在百度已经在央视营造的舆论压力下,刊登了“致歉信”,我们是否应该接受它的悔意和歉意呢。数据显示,今年第三季度,百度以竞价排名为核心的网络营销收入9.182亿元,占总收入的99.9%,不知道百度有无刮骨疗毒的勇气,能否真正忍痛割舍这样的盈利模式,而选择新生。毕竟,现在各企业都正与全球金融危机的顽强搏杀,这样的背景下,百度会不会毅然舍弃以被起用得登峰造极的“勒索”式营销呢,我们拭目以待。

  比起百度会不会舍弃“勒索式”竞价排名,我们更担心的是,在金融危机的寒冬里,会不会有更多的企业学习百度,捡起他们所在行业的重利轻责的“竞价排名”式盈利模式呢?或者说,如何确保在这个冬天,各个企业能平稳过冬,而不被逼得走上旁门左道呢?政府有关部门须对此高度重视,积极研究相应对策,千万不能让别的行业出现的百度式“竞价排名”。如何在各个行业彻底删除“竞价排名”,其实和国家的4万亿财政蛋糕如何切分一样,既要公平公正,又要体恤民生;既不能过分袒护企业,也不能伤害广大民众,无疑是一项极为考验政府智慧的系统民生工程。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