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苞谷老师和他的学生刺痛了谁?
2008年10月21日 09:05
选稿:项凌  来源:东方网  作者:邵留生  

  10月20日的《中国青年报》刊登了《贵州代课老师日薪一斤苞谷学生无宿舍在外租房》的长篇通讯,读着这篇似曾相识的文章,我再一次感动于苞谷老师李兹喜的无私付出,同样也为那些在外租房求学的孩子流下心酸的泪水。什么时候中国教育真的长大了,什么时候真正强大了,我脆弱的眼泪才不会如此不堪一击!

  我愿意用报上的新闻再次表示对李老师的尊敬。他既是教师,又是校长,同时还是勤杂工,他不仅要给学生们上课,还要到山下背水给孩子们喝。13年来,李兹喜就这样一直在贵州省罗甸县班仁乡金祥村油落小学当一名代课教师。而他的“年薪”却仅仅只是学生家长凑份子的365斤包谷。按当地每斤8毛钱的市场价计算,这份年薪还不到300元!(7月29日《贵州政协报》)

  我更愿意用事实来表示我此刻的无奈与悲怆。早在2005年,“365斤苞谷”老师就已经引起了黔南州委书记林明达的高度重视,并就李兹喜办学作出批示:尽快解决金祥村办学难题!

  如今,金祥村油落小学的办学环境改变了多少?要说改变了,可能就是“一下子撤了两个年级”,可是,这些撤了的孩子就能够好好接受教育吗?还是看看报道怎么描述的吧:

  周一到周五每天下午5点左右,贵州省罗甸县班仁乡唯一的街道上有一道特殊的场景——小至七八岁,大到十四五岁的孩子们蹲在街边,或淘米洗菜,或生火做饭。炊烟从简易灶里升起,弥漫了整条街。这些小学三年级到初中三年级的孩子们,都是班仁乡中心校的学生。罗甸县是国家级贫困县,这个全乡唯一的完小和初中,没有钱修建宿舍楼。

  这就是李老师和他的学生们的现状。这就是领导高度重视下的结果!我除了对李老师表示尊敬,对孩子们表示同情,剩下的,就是对教育无言的哀悼了……

  当不断有官员为中国高等教育迈进一个很伟大的级别兴奋不已时,当不断有人为义务教育定位为全面胜利时,这样的老师,这样的孩子,这样的办学环境,已经将所有的光荣都狠狠地粉碎了,剩下的,也许只是早在几十年前就已经唱出的口号——“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这样的口号还不知道要唱到什么了,如果教育不穷了,如果教育不苦了,这样的口号也就寿终正寝了。

  昨天,我将中青报的新闻让学生看,学生的表现让我又惊又喜,喜的是他们为苞谷老师的付出深深地感染着,惊的是还有人不相信中国还有这样的事实,中国还有这样落后的地方,教育还有这样的惨状……我真的已经无言了,原来我的学生都相信中国的教育已经“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了。在中国,没有什么办不了的事,唯独教育成为扶不起的阿斗,孩子再苦无所谓,教师再苦无所谓,教育再穷也无人投诉,在这样的语境之下,教育注定成为不了政府财政投入的大视野,更有甚者,教育投入更喜欢劫穷济富,示范学校示范得让人产生中国教育已经全球领先了的错觉,薄弱学校没有人愿意去救它一把,上级领导来参观、视察、考察,只要有一间示范学校就足够了,谁还知道中国竟然还有示范不了的学校,还有如贵州省罗甸县班仁乡金祥村油落小学一样的“魔鬼”学校……

  教育无为就是执政无为。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