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黄平学生与郎铮"敬礼的区别"
2008年10月14日 09:20
选稿:姚明绮  来源:东方网  作者:李晓亮  

  孔老夫子说,礼失而求诸野。如果我们仅从字面意思来理解,并把“礼”直接等同于“敬礼”的话,那么你会发现贵州黄平县教育局的领导简直太有才了。他们一手打造出了一个活色生香的“礼仪之乡”。

  据报道,贵州黄平县不少中小学生在公路沿线行走时遇见车辆,都要停下脚步敬礼。当地教育部门称,这是在全县范围内推广的礼仪方式,一是表示对驾驶员的尊重,二是防止安全事故发生。(10月13日《贵州都市报》)

   这让人想起电影《天下无贼》中有的一个片断:刘德华饰演的王薄开着勒索来的宝马车出小区时,保安不仅不过问反而向他敬礼,王薄于是停车涮了涮保安:“开好车就一定是好人吗?”这话从这个贼王嘴里说出来,其反讽意味无疑猛增了好几倍。

  是的,开好车的不一定是好人。因为,这车可能是坑蒙拐骗换来的赃车,又或是从搜刮的民脂民膏中赚来的“脏车”。这些车主,当然不值得致敬,那对于勤劳致富的车主,我们是不是必须行礼呢?当然也不是。假如在生活中,谁要是见人就鞠躬,见车就行礼,这不会被当成礼仪典范,估计倒会有人觉得这位仁兄,脑子不大好使。

  话说回来,电影中的保安其实也很无辜,在被揶揄后,他也只能感慨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尴尬。因为,行礼是“行规”,是一种职业需要。同样,黄平县的中小学生对车行礼,估计里面蕴含的礼仪成分,也不会如推广者所预期的那么丰富,并会在日复一日的机械化操作中逐渐消失殆尽。最终,沦为一种“职业惯性”。

  比如,敬礼学生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入学的时候学校就要求我们这样做,现在都成习惯了。”这句“习惯”了,让人慨叹。因为,虽然翻遍中小学生守则,和中小学生日常行为规范,都没有相关规定,但他们却已默然执行了四年,“现在都成习惯了”。既是如此,那么这么做的意义何在呢?

  当地教育部门说,是为了“推广礼仪”,也为了“防止中小学生常在公路上无序地玩耍。”这么说,初衷似乎是好的,但强制推广“礼仪”的做法,却颇值得商榷。

  先说“推广礼仪”,推广者好像连“礼仪”的定义都没搞清,就大力推行了四年。礼仪是一种艺术范式,是人际关系中普遍遵守的一种惯例,简单的说,就是人们交往中约定俗成的习惯做法。就此来说,这个颇具专利色彩的对车行礼,肯定不能算是社会生活中的一种“习惯形式”。那这种行为又算哪门子礼仪呢?

  现代礼仪能协调人际关系,是因为行礼之时,施礼和受礼者在权利上是平等的。而对车行礼时,开车的受礼者与肃立行礼者,强弱之别,泾渭分明,这明显是一种“非礼”。走路的向开车的行礼,是本末倒置,而不是一种权利平等的礼仪。何况,对山区孩子来说,从某种意义上讲,行礼是弱势一方向财力强势的一方行礼,这给心智尚在发育的学生传输了一种什么样的价值理念呢?教育部门不能不察。究竟是当地教育部门不明白这个道理,还是因为这样整齐划一的视觉冲击,能带来别样的政绩效果,恐怕推行部门心里一清二楚。

  再说“防止他们在公路上玩耍”这个理由。在公路玩耍,只反映出当地学生课外活动时间和场地的匮乏,教育部门不思从正途着手改变,反而想出这么一个挑战人们想象力的旁门“绝招”,真让人不知如何置评。

  有的司机表示看到学生敬礼时很感动。但这种感动却是廉价的,因为学生们的一个惯性动作,致敬之意已所剩无几,强制推广下,礼仪效果更是大打折扣。而与之相反,地震时郎铮的那个队礼,之所以能感动天下,正是因为那是在没有强制推广命令的情况下,小郎铮表达了自己发自肺腑的敬意。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