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高水平"骂师作文"该判零分吗?
2008年7月25日 09:49
选稿:项凌  来源:东方网  作者:大丫山  

  “今年有篇高考作文得分可以用峰回路转来形容。”参加了今年高考阅卷工作的易立(化名)老师昨日透露。“文章其实写得很优美,主要诉说对社会、生活、老师的一些不满,开始看的时候还觉得语气比较温和,可能是他隐藏得较好。但是往后看越来越不对劲,到最后完全就是破口大骂老师……”易立说,开始是给这篇作文零分,但最后经过反复评定,觉得该生“骂”得很有水平,给了及格分——36分。(7月24日《重庆时报》)

  一篇高考作文如果得零分,无外乎没写或写得太差。但是,一篇阅卷老师都用“峰回路转”、“写得很优美”来形容的作文,初评时竟然吃了“零分”,这就不免让人吃惊。负责阅卷的老师之所以给个“零分”,想必是本位思想在作祟——我是老师,辛辛苦苦传授你知识,你却写文章来骂我,岂有饶恕之理?因此,在这名阅卷老师看来,这样的高考作文,给个零分实在“罪有应得”。不过,对于这个“零分”,笔者心存诸多疑问。

  诚然,“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值得尊敬。可是,如果传的“道”授的“业”解的“惑”不能让学生信服,不能让学生心生敬畏之感,这本身是不是说明这名老师的“传道授业解惑”是失败的呢?甚至是在“误人子弟”?对于这样的老师,学生在作文中“骂”几句,又有何妨?要知道,“误人子弟”可是误人一生,其“危害”要比学生的“骂”大得多,远得多。

  退一步想,就算教授这名学生的老师没有“误人子弟”,但对于“峰回路转”、“写得很优美”的“骂师文”,也不能给零分。要知道,高考作文,它绝不是拿来让学生大唱赞歌的,更不是拿来让学生拍某些人马屁的。在设置作文的诸多目的中,考核学生写作能力和写作水平等等是永远不能否认的。不仅如此,作为高考作文,它的主题还要能容许学生从多角度去发挥,正面写可以,反面说同样能行。如果学生根据要求写出的文章,体现出了考生的写作能力和写作水平,阅卷老师却因文中内容有“骂师”痕迹,就给一个“零蛋”,这未免鸡肠小肚。

  根据报道来看,学生在文中“骂师”,绝不像生活中骂大街那样对老师投以“粗言秽语”,否则,阅卷老师就不会用“优美”来形容“骂师文”了。因此,报道中所谓的“骂师”,至多不过是考生表达自己对一些老师的真实看法而已。也许,这些看法充满叛逆或者显得另类。但是,作为阅卷老师,绝不能因为学生的观点另类或者说到老师的不足、缺陷,就要“公报私仇”。这,未免大失师之风范。

  师之所以为师,是师有许多的知识和经验,乃至大德大能,可以为人之师。而当有学生对老师的一些行为不满,以至在作文中“开骂”,为师者当有反省的姿态和雅量,要问问自己:为什么会有学生骂我?语文课上讲解名篇佳作时,记得有老师曾这样对学生说,待人当学孟亚圣,“君子莫大乎与人为善”;为官当学王安石,宰相肚里能撑船。可是,为什么面对学生“文明的骂”,一些老师就暴跳如雷了呢?只是一味让学生要如何地胸襟开阔、“宰相肚里能撑船”,而自己却鸡肠小肚,容不下批评声音。对于这样的“师行师德”,何尝又不是一个莫大的悲哀?

  古人云,“正人者必先正己”,这个道理同样适合老师,如果老师自己都容不得沙子,又有什么理由去苛责学生“挑刺”?因此,面对“峰回路转”、“写得很优美”的“骂师文”,作为一名优秀的教师,首先想到的不应是如何绕过评卷规则,给考生一个“零蛋”或者“低分”,而应该进行自我反思和反省,寻找学生“骂师”的根源,寻找自身的不足和缺陷。不仅如此,作为水平归作为水平,师本位归师本位,不能因为学生在文中“骂”了几句老师,就慨然否定学生的“峰回路转”、“写得很优美”,就否定作文要求的真情实感,就否定学生的写作能力和写作水平等。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