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总有一种理由叫我们去"折腾"
2008年4月7日 09:18
选稿:项凌  来源:东方网  作者:赵丙臣  

  记者近日从河源市委、市政府了解到,龙川建县2222年庆典方案现已初定敲定,龙川建县2222年庆典时间将于今年9月中旬如期举行。(4月6日《广州日报》)

  挖掘历史文化底蕴,展示社会发展成就,庆典活动应该是一种可供选择的载体。笔者不想探讨龙川建县庆典之必要性,单是“2222年庆典”这一时间性理由,就已令人浮想联翩了。

  按照此一庆典逻辑,龙川的历史与将来应该举办的建县庆典多矣。如果从建县100年算起,111年,200年,222年,……说不定哪任知县还觉得哪个数字也够吉利,那么龙川建县至今不知该举办过多少次庆典,当地文化部门是否有必要考证一下?远的且可以不去理会,近的如2008年是广州市建城2222周年,广东省文化学会就曾特意选择在2008年2月2日举办纪念广州建城2222周年暨城庆系列活动新闻发布会,只因为不是政府主导,似乎影响并不太大。由此进一步联想,几年后到龙川县建县2228年的8月8日,是否还要再“庆典”一次?

  这样的推论,首先并不是对龙川的建县庆典有什么成见,而是因为近年来“庆典”一词的“出镜率”太高了。幼儿园为提升形象要到五星级酒店庆“六一”,街道办事处乔迁豪华办公楼要搞典礼,诸葛亮出山1800年要隆重纪念,甚至希望小学竣工也要“唱大戏”摆筵席……五花八门的“庆典”背后,无一不露出炫耀和利益的尾巴。基于此种心态,在“高起点、高规格、大影响”的旗帜下,一个个披着古迹外衣的仿古景观煞有介事地破土动工,仪式热、仿古热、重建热一浪高过一浪。至于以公共财政为代价的股股热潮为当地文化和经济带来了多少实惠抑或是灾难,则只有天知道。

  由各地这种好大喜功、热衷于攀比炫耀的情结,联想到奥林匹亚遗址。日前,当北京奥组委主席刘淇从希腊奥委会主席基里亚库手中接过奥运圣火火种的时候,许多人发现,承载着全人类持之以恒理想的古奥林匹亚遗址,不仅巨大而苍老,而且是断壁残垣点缀在青草间,唯有竞技场那扇用大块石头垒砌起来的拱门还算是完整。全世界瞩目的奥运会点火仪式就在这里举行,虽然希腊人并没有在遗址上复原或添加新的建筑,更没有在别处再造一座新的奥林匹亚运动场,但奥林匹亚遗址的断壁残垣状态却丝毫没有影响仪式的神圣感,人们依然从那里感受了历史的沧桑与壮美。

  有人说,庆典热、仿古热、重建热所以大有方兴未艾之势,源自所谓的“盛世”虚幻。不错,今天的我们似乎已经有财力、也有能力再现历史的辉煌,但笔者还是想说,明天的我们肯定会更有财力、也更有能力再现历史的辉煌,如果今天我们就如此肆无忌惮地折腾,明天我们该不会被手中愈加坚挺的财力与能力弄得振奋癫狂或者一筹莫展吧?因为官员手中的权力少有约束,所以他们在一次次获得了巨大的政治幻觉和政绩成就感之后,尽情享受了权力的成果。在这样的现实语境下,一个或一任官员可以制造出一桌桌虚幻与炫耀的盛宴,但如果一个民族和国家的历史神圣感也只能在有形或物质的载体中获得,这种缺乏文化支撑和精神内核的虚幻与炫耀,是永远不会赢得尊重的。道理似乎很简单,可五花八门的“折腾”为什么总是层出不穷?说到底,如果官员手中的权力缺乏制约,就总有一种理由叫我们去“折腾”。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