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有什么样的工作需要饮酒?
2008年3月17日 09:13
选稿:项凌  来源:东方网  作者:梅广  

  近日,某市纪委、市委组织部联合下发《关于进一步加强干部作风建设重申几条规定的通知》,明确要求:严格禁止在工作日中午饮酒。晚上以及其他时间因工作需要饮酒,也要有所节制,不准过量饮酒,更不许酗酒。(3月16日《成都晚报》)

  不难看出,该市下发的这个通知,不过是在为正在执行的禁酒令做一次修补手术。

  从去年开始,该市在全市范围内禁止公务员在工作日中午饮酒,然经实践证明,这个禁酒令在执行过程中,依旧还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你中午不让喝,人家就“两顿酒积攒到一块”,白天包厢见不着人,晚上包厢人挤人,以至于闹出某计生干部醉死酒楼歌舞厅的丑闻。由此来看,要求领导干部在晚上以及其他时间饮酒要有所节制,确实很有必要。

  不过在笔者看来,这个旨在进一步加强干部作风建设的通知,与其说是对禁酒纪律的重申,不如说是公开表露了对公款吃喝的纵容和默许,其弦外之音不外是,吃吃喝喝还是可以的,只是别喝醉,别闹出人命,别超出“因工作需要”的范畴。

  好一个“因工作需要”!时下能喝上几口“革命小酒”的人,推杯换盏间,有谁不是假汝之名,将“工作需要”挂在嘴边?

  笔者就闹不明白了,领导干部的工作职责,从大的方面来说,是必须坚持基本原则,认真贯彻执行党和政府的各项方针、政策和规章制度;具体而言,就是要鞠躬尽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笔者也知道,喝酒是有些益处的,比如,身子骨发寒,可以靠酒“暖身”;明人去做“暗事”,可以借酒“壮胆”,朋友相聚海聊,可以拿酒“助兴”……可什么时候,喝酒竟也成了领导干部们的工作需要?究竟有哪一项工作,是非得要喝酒才能够完成的?难道说,只有喝酒才能办事,否则,领导干部的工作水平或决策能力就要受到影响?

  并不否认,在我们的酒文化传说中,确实也有“李白斗酒诗百篇”、“武松醉酒打老虎”之类酒助事成的例子,但无论李白还是武松,也无论他们是斗量还是海饮,至少,他们所花的都是自己的银子,酒钱是没有地方报销的。这与当今那些私款一毛不拔、公款一场不拉的饮者相比,其境界显然是不可同日而语。

  实际上,老百姓最反感的,不是领导干部喝酒,以及喝多少酒,而是他喝的是谁的酒。如果领导干部自己掏钱买酒喝,哪怕他一日三餐都酩酊大醉,也无关旁人多少事,至多,只能说他缺乏为官之德,至于因酒而影响本职工作,影响部门形象,自然有纪律和制度去约束,去追究,就算为此毁了前程,丢了“乌纱”,那也是自作自受,怨不得别人。但要是动辄揩公家的油,想解馋就打出“工作需要”的名义拿公款去山吃海喝,那就是人品出了问题,这是最不能容忍的。

  公款吃喝,再怎么节制,再怎么适量,最终都还是要由纳税人来买单。也正由于当事人无须担心吃喝的成本费用,故而,什么样的宴席,他都能以“工作需要”为由从容应对,什么样的酒水,他也敢借“工作需要”之名慨而饮之。倘若颁布禁酒令,仅仅是出于对领导干部身体的考虑,那倒也罢,但如果禁酒的目的是要遏止公款吃喝,预防腐败,有关方面就必须首先回答这样一个问题:究竟有什么样的工作,需要领导干部饮酒?如果在这个问题上含糊其辞,一边强调禁酒,一边又为“工作需要”开口子,留后门,那么,什么样的禁酒令,都没有了颁布的必要。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