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感性"的教授"很黄很暴力"?
2008年2月25日 09:35
选稿:若愚  来源:东方网  作者:赵丙臣  

  自认遭到四川师范大学教授钟华的恶意批评,北师大教授季广茂在自己的博客上做出强烈反应,宣称要“做回畜生”,并称批评者为“屁眼教授”,连续在自己的博客上发表近10篇文章予以攻击。目前,此事已经在学者和网友中引起广泛关注。接受记者采访时,季广茂表示自己的确言词过激,但是“一看到钟华的文章,感性的我立即占了上风”。(2月24日《新京报》)

  把自己分为“理性的我”和“感性的我”,也许体现了教授级的语言水平与技巧。但无论如何,造物主却同时将“理性”和“感性”融合于“北师大教授季广茂”之一体,“感性”的性情中人是季教授,“理性”的学术中人还是季教授。就话题本身而言,钟华教授的批评虽然来者不善,但也还算“理性”;季教授却以“放下身段”“做回畜生”来回应,文章则满纸的“屎”、“屁”、“臭”、“畜生”之类,不但很“感性”,而且“很黄很暴力”。

  稍有学术常识的人都明白,学术上的批评与反批评享有平等的权利,学术争鸣应以合乎文明与道德的规范进行。批评者钟氏也好,被批评者季氏也罢,谁的学术水平高低,谁更有资格批评谁,不但两位当局者不好自己说了算,就连旁观者恐怕一时间也难以说得清楚——况且,这应是“口水战”之外的问题。一时的心智失控情有可谅,连篇累牍的“很黄很暴力”就很难用“感性的我”遮羞。在我们的头脑中,大学是造就大师的地方,“教授”总是与严谨治学、教书育人联系在一起。即便季教授受了些委屈,也大可不必以“做回畜生”的方式来“放下身段”。西方哲人伏尔泰有这样的名言:“我可以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将用生命捍卫你说话的权利!”我国教育家梅贻琦早在上世纪三十年代就说过:“大学之大,非大楼之大,乃大师之大”。尽管大学里不可能人人都成为大师,但大学教授动不动就“感性”,“很黄很暴力”地“做回畜生”,不但让教授本人与“教授”一词斯文扫地,也让我们的大学殿堂黯然蒙羞!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