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2007十大烂书榜"烂是不烂?
2008年1月8日 08:56
选稿:项凌  来源:东方网  作者:于立生  

  国内某报日前发布“2007年十大烂书榜”,结果包括于丹、易中天、韩寒、郭敬明等人在内的一批名作者纷纷入围,而《货币战争》则排名榜首,成为第一烂书。(据1月7日《华商报》报道)

  所谓“烂”不“烂”,当然是一相对性概念,正如所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萝卜青菜,各有所爱”。

  而据榜单的制作方介绍,该榜是“王晓渔、陈希我、云也退、阿乙、朱晓剑等28名提名委员从获提名的40多本书中筛选出来的”——文化批评家有之,小说家不乏,自可见阵容强大,多为业内精英。当然,精英判断与大众趣味未必能统一。但是,诸如《于丹〈庄子〉心得》“……在她那里都成了‘真’、‘善’、‘忍’三个字。庄子的逍遥游,被理解为超越名利的淡泊心态。原来庄子在数千年前就在熬制心灵鸡汤——这不是于丹眼中的庄子,恐怕只是于丹眼中的于丹。”……——彼既“姑妄言之”,则也不妨“姑听之”。

  然而,看了诸多网友评论,譬如“事实上评得中肯!”“评得好!”……泰半为认同,自也可见,端非风自空穴来。

  那么,由此也就引出一个问题:这些图书所以能够畅销,只在读者纯然自发的购买吗?并不然也!只怕所仰仗者,还端在出版方的外在的商业营销、宣传炒作吧?——而非对图书内在文化品质的考究、打造。譬如:《色·戒——张爱玲与胡兰成的前世今生》,显见就是搭李安电影《色·戒》的顺风车,而署名作者“夏世清”,则也大有傍名海外著名现代文学研究专家、张爱玲的拥趸夏志清先生之嫌。而时效之赶,质量又从何保证?又如龙婧译《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全译本)》,同样的是堕入傍名人的窠臼,以至被讥议为——“有些励志垃圾无所谓,但非要惹尼采、蒙田、韦伯、爱默生,以讹传讹,不能原谅。”

  而所以能够如此,也就在于图书作为一种精神产品,消费者的质量判断往往具有主观性强、缺乏一个相对客观标准的特性。譬如,日前笔者购买小说,王朔的《我是你爸爸》总看不下去,而王安忆的《米尼》却是一气读完,——当然不是说王朔写的不好,质量有问题——只关趣味,如是而已。——外在的印装问题,可以跟书店跟出版方退换;可是内在的对内容不满意,却是无从退换。这也就催生了一些出版方且先炒作起来,狠捞一笔再说,“我死之后,哪管它洪水滔天”的浮躁误妄心态,以至于文化泡沫漫天飞舞,畅销书常有,而长销书难有,甚而出现“劣币驱逐良币”的状况。半年之前,我在江苏南通书城,看到有国学大师、建国前的中研院院士杨树达先生的经典著作《〈论语〉疏证》,竟要搭《于丹〈论语〉心得》之车上市,即顿生乾坤颠倒之感!

  而该“2007年十大烂书榜”,无疑,当是一支戳破泡沫的银针。——“亡羊补牢,未为晚也”!而同时,“所谓批评,不过是摸着良心讲真话。”“若批评无自由,则赞美无意义。”的表白,更是在呼唤着独立、负责任而及时的批评。以此,方能在有助提高公众鉴别力的同时,起到良好的导向作用,将文化泡沫的飞舞空间尽量挤压到最小,——免致虽一册在手,钱财空耗,物无所值。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