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性学会发"性"财该如何定性?
2007年12月15日 09:53
选稿:杨申  来源:东方网  作者:陈旭  

  在近几年的广州性文化节上,中国性学会均以主办方的身份参加。该学会在下榻宾馆的一处房间内,开设临时办公室。这个办公室,并非办公所用,而是出售标有“中国性学会合作单位”的铜牌给一些成人用品店,价格是400元或600元。这位业内人士表示,中国性学会在之前至少三届广州性文化节上,对外出售过铜牌,获利20多万元。(据12月14日《京华时报》)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看来这话一点不假。现在的人很聪明,只要沾上什么,都要靠什么捞取一些利益的。这不,连中国性学会的权威人士们都不放过自己所管辖的性学,打着“性”的旗号,利用“性”的牌子,借助一些人对性产品和药品的需要心理,来违法牟取暴利。赚了好些似乎是不应该赚的钱,也亏他们能想出如此损招来。

  性学会赚钱的方式其实也很简单,一种是直接给与性有瓜葛的成人店卖铜牌赚钱。另一种就是违规做广告获利。中国性学会的一些负责人,通过给一些保健药品做广告,向厂家收取“服务费”。譬如,中国性学会的秘书长,为某胶囊做广告,称其“原名、原味、原方,给男性健康带来福音”,“建议大家亲自体验它的功效”。按说,作为性学会,既要为一些性产品的生产厂家、性药品等负责,更要为服用和使用性产品的消费者负责任。这种责任是相当重大的。单方面图谋了厂方或者店方的好处,信口开河地违心宣传某种药品或者用品对于患者有多好,利用患者对自己权威的信任,拿了钱后给企业当托儿,就实际上起了引诱患者上当受骗的作用,和骗子没有两样。其后果无异谋财害命。这样的性学会到底是谁的性学会?

  性学会的人们也钻进了钱眼里。媒体介绍说,他们敛得大量的钱财后,有百万元的收入去向不明。这好像已经不是个小问题了。作为公众,我们想问的是,性学会如此不择手段地大发性财,对于他们的这种举动,该如何定性呢?是权力的寻租,以权谋私,还是变相的腐败,甚至说是违法行为等等。因为性学会的主管单位的人员称,以学会的名义对商品做推荐或宣传,是不允许的。按照民政部相关规定,社会团体不得从事营利性经营活动。这些政策规定和常识,作为性学会的领导们,肯定是知道的,为什么还要大肆敛财呢?从这里也看出了行业腐败现象已经渗透到不少角落,是值得引以为戒的。管理性学会的部门和纪律检查、包括法律机关对这种现象不应放任自流,是到了该下功夫管一管的时候了。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