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假若鲁迅、沈从文在武科大
2007年11月17日 09:14
选稿:项凌  来源:东方网  作者:大丫山  
  近日,武汉科技大学城市学院要求辅导员签《学生管理教育承诺书》,其中一条“不以任何理由与学生谈恋爱或超出正常的师生关系”,引发各方热议。一些学生认为,学校此举不可理喻。一些老师说,学校严格管理于理是可以接受的,于情会让人有点不好想。(11月16日《长江商报》、《新京报》等)
  
  大学到底该不该禁止师生恋?武科大的做大到底对不对?我们先别急着回答这些问题,先来看看两个有关名人的婚恋故事:第一个,是鲁迅先生的。1925年,鲁迅先生在北京女子高等师范学校(后改名北京女子师范大学)任国文系讲师,每周讲授一个小时的中国小说史。在这期间,鲁迅先生遇到了他人生中的挚爱----许广平,女子高等师范学校国文系的一名女大学生。许广平有个爱好,那就是听鲁迅先生讲小说史,每每上课时许广平总习惯坐第一排。后来,因学潮运动,许广平产生了一些时代苦闷,便主动给鲁迅先生写了一封信。此后,他们在斗争中相互鼓励、帮助,在事业上相互理解、支持,在生活上相互照顾、关怀,进而演绎了一段世人赞誉的爱情佳话。
  
  第二个故事,是关于文学大师沈从文的。年轻时的沈从文,在爱情方面“有一手”。据史料显示,沈从文的妻子张兆和年轻时非常漂亮,倾慕者众多。因竞争对手激烈,沈从文先生几乎是“绞尽脑汁”、“死缠软磨”。皇天不负有心人,最终,沈从文先生追到了小自己8岁的张兆和。而在沈从文热追张兆和期间,他正是上海中国公学的讲师,而张兆和,还是他的学生。根据现有的历史来看,沈从文和张兆和的这段爱情故事是非常完美的,至今人们都还津津乐道。
  
  有关两位名人的婚恋故事,简要地说完了。他们都是“师生恋”,都以圆满的结果告终。由此看来,大学里的师生恋并不是什么洪水猛兽,并不需要学校专门出台规定,并要求辅导员签《学生管理教育承诺书》。爱情这种神秘东西,顺其自然的好。如果师生之间是基于自愿的正常交往,互相倾慕,抑或“一个愿追,一个愿挨”,现代大学上演一幕师生恋,又有何妨呢?若我们的大学真要像武科大那样,若鲁迅和许广平、沈从文和张兆和出现在武科大,那世间岂不是要少许多段爱情假话?鲁迅、沈从文等等,岂不要遗憾终生?问题的关键不在于是否是师生恋,而在于恋爱的双方是否基于自愿的真心相吸。
  
  从法律角度看,大学教师和大学生都是成年人,都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再也不是“懵懂”的小学生,“蠢蠢欲动”的中学生,他们自由恋爱,只要不给学校和他人造成必然的麻烦和损失,恋爱又何妨?而实际上,国家教育部、人口计生委等部门颁发的有关高校在校大学生恋爱、结婚乃至生育的法规中,并没有限制大学“师生恋”,更没有限制他们结婚、生育。而公民权利是天赋的,由此确定的原则是公民权利法无明文限制即合理。那么,大学师生恋何罪之有?因此,即便是基于一种良好的初衷和愿望,高校也没有强行禁止师生恋的权力。而大学这样做,想必也是吃力不讨好,想必免不了背负上妨碍自由恋爱之“罪名”,显得缺乏基本人性,何苦呢。
  
  大学不是修道院,不是王母娘娘,更不是法海。大学,是要追求“大”的,但其之大,不是管理权力之大,管理范围之大,引发争议之大,而在于大师,大学术,大学问,大思想,大智慧,大胸怀。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