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面对日本人的疑问谁该脸红
2007年11月7日 08:56
选稿:项凌  来源:东方网  作者:贾如军  

  2006年春天,日本人水谷准来到杨庄小学,考察是否进行国际援助。他看到的是破败的学校和豪华的政府办公楼。今年6月水谷准发表了这份调查报告,引起了舆论的广泛关注。据调查,2001年,杨庄小学开始申请国际援助,但区政府却开始建豪华办公楼。(11月6日《南方都市报》)

  今年6月22日,日本《产经新闻》报道称,讨论这项申请而去走访区政府的日方人士发现,当地的政府大楼极为豪华,堪比巴黎凡尔赛宫,从豪华程度来看,建设资金足以翻建数百所小学。因而提出是否需要援助的疑问。面对日本人的疑问,谁应该感到脸红?笔者以为,住在豪华办公楼里办公的那些政府官员们最应该感到脸红!

  不管区政府豪华办公楼是怎么盖起来的,但“政府有钱建造豪华办公楼,但没有钱改建破败的学校”的事实却明明白白的摆在那里。人家以正常人的思维思考问题:假如政府办公楼建得简单一点,不要这么豪华阔气,那么就可以省下一大笔资金(事实上当初建办公楼的“简朴”方案可以节资600万元)。假如当初采用简朴节省的方案,起码杨庄小学是不用向国际申请援助了。可是,建造豪华办公楼和杨庄小学申请国际援助却戏剧性的同时开始,真是绝妙的讽刺。

  “政府有钱建造豪华办公楼,但没有钱改建破败的学校”,这种诡异离奇的现象,日本人水谷准当然百思不得其解。因为在他来中国考察的那会,一个地方最简陋的往往是校舍,工作条件最差的往往是学校,在之前甚至有地方几个月发不出教师的工资——在世界上属于少见的怪事,但是在咱们中国却早已见怪不怪了。日本人水谷准同样不能理解,一个地方政府的办公楼要那么豪华干什么?在欧美国家,政府的办公场所往往非常简陋,有的甚至是租用的。而教书育人的学校却无不宽敞,整洁,漂亮——中国恰恰本末倒置多时,也早已是见怪不怪的怪事了。

  德国教育家凯兴斯泰纳(1854-1932)认为,从十八世纪末开始,国家已经视教育为公共事业。公立学校是为国家利益服务的工具,实现国家与个体的完善,培养良好的公民。可见,教育对一个国家是一种政府义务,是一种公共事业。尤其是中小学的基础教育,政府更是责无旁贷。可是联合国有关机构的一份统计资料表明,一个国家正常用于教育的投资应占国民生产总值的6%左右,而2004年,中国教育的财政投入占GDP的比重只有2.79%。而在发达国家这个比例却是9%。

  面对弘大的教育目的和如此低的教育投入,政府本应该感到难堪和不安。而像新闻描述的那样,对岌岌可危的学校教室坐视不管,却将本已捉襟见肘的财力用于建造豪华办公楼,应该算得上不负责任甚至麻木不仁了!这还不够,他们竟然还能做到“拉下脸来”向国际社会伸手,真可称得上厚脸皮!如今,这“厚脸”丢到了国外,不知当地这些官老爷们可感到脸红和害臊?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