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由人大"关门"遥想蔡元培
2007年10月19日 09:41
选稿:项凌  来源:东方网  作者:于立生  

  日前,中国人民大学自习室禁止校外学生及培训学院学生入内上自习。一些培训学院及校外学生对此表示不满。人大后勤管理处副处长李明奎表示,人大自习室前段时间多次发生治安案件,且自习室紧张,为保障校内学生权益实施此规定。(10月17日《新京报》)

  此等事并非头回闻,远甚之者也有之。人大不过“封”自习室而已,相形之下,实在是小巫见大巫。据今年5月8日《南国早报》报道:深圳大学就是“封校”——“自2005年底起即已谢绝外人参观”,——缘由如一:“维护学校安全”。

  对此,笔者实在是深深不以为然。人所共知:大学之“大”,在兼容并包,在自由开放。然而所谓“大学精神”,并不只是口头拿来标榜的,举措更应如此;——如若表里不一,岂不十分乖张?

  由此,不禁遥想起蔡元培先生当年,引入现代大学制度改造北大。在蔡先生认为:“无人不当学,而亦无时不当学”,于是不仅通过一系列改革使应为公共资源的高等教育惠及广大贫家子弟,而且在开办校役班、平民夜校之外,还面向社会招收一定数量旁听生、选科生——其中优秀者还可转为正式生,一样发文凭。也就是说,是从制度层面予以保障的。

  当年北大学生,也就可分三类:正式生;办了手续的旁听生;没办手续大摇大摆跑来学习的旁听生。而后二者之中,也涌现出大量精英,如:毛泽东、王兰、成舍我、孙伏园、许钦文、沈从文、丁玲、柔石、冯雪峰、曹靖华、胡也频、金克木……举之而不胜举。不仅北大给他们提供了良好学习条件,一些硕学鸿儒还给予颇多扶持,譬如:陈独秀之于成舍我、李大钊之于曹靖华、郁达夫之于沈从文……

  因为蔡先生们深知:国立大学,不仅仅是学术机关、教育机关,更关乎国民素质之提高!关乎国家发展!民族未来!社会责任,重担在肩,又岂可轻忽?!

  日前,教育部网站曾发布消息称:“中国高等教育规模先后超过俄罗斯、印度和美国,成为世界第一。”——论以“规模”,大固大矣;然而,若只是徒然只具其外壳,而失其魂魄,“大学精神”不再,又岂非仅只“行尸走肉”而已?而观乎人大、深大这般举措,——比照之下:是进步耶?倒退耶?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