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梨花体"不是"青橄榄"
2007年9月27日 09:21
选稿:项凌  来源:东方网  作者:王理  

  “毫无疑问/我做的馅饼/是全天下/最好吃的”(《一个人来到田纳西》)……这就是国家一级作家、曾担任“鲁迅文学奖诗歌奖”评委的女诗人赵丽华所作的“梨花体”诗歌,其引来无数网友的质疑和冷嘲热讽。前晚,处在风口浪尖的赵丽华到广外演讲,号称自己是“中国诗歌圈代表性人物”。(9月26日《新快报》)

  有关于“梨花体”诗歌话题的争议趋于平静,今日提及,赵丽华形容是“在中年时栽了一个大跟头”,并表示,现在写诗“像戴着镣铐跳舞”,小心翼翼地,生怕再次被网友“狂轰滥炸”。而这是针对于被恶搞,“像沉重的叹息”。对“梨花体”诗歌,赵丽华认为,写这样的诗是心情好写着来玩,仍旧自怜自恋。

  诗是诗人的最好宣言,读者自有心得。但赵丽华心情好写着来玩的“梨花体”诗歌,历史会做出什么证明,“梨花体”是诗的高贵典雅,还是超越自我,抑或为诗的殿堂增添了诗性的文化底蕴?都不沾边。却自称是“中国诗歌圈代表性人物”,抢一个座位坐上去,恐怕别人都不好意思了。

  赵丽华对“梨花体”仍旧恋恋不舍,这种“心情好”写着来玩的“梨花体”诗歌,并没有给她带来好心情。而诗歌毕竟不是打个“哈欠”也是诗,这不是找新感觉而是玩感觉。却还要坐“中国诗歌圈代表性人物”座位上,显然是把“梨花体”诗歌当成了“青橄榄”,认为忍受了苦涩后能品味出它甘甜。

  而“梨花体”是真正的诗歌,全民“大炼梨花体”,本身就是搞笑,也说明人们并不拿“梨花体”当回事,还用得着历史来证明吗。倒是历史证明,诗歌永远不可能是全民写作的事,就像有人说的,诗是文学中的文学,“贵族”里的“贵族”,从一个侧面反映出诗歌这块艺术良田,应该具备的条件和特质。而诗歌,有的百看不厌,有的只能看一遍,“梨花体”能让人看上几遍?

  注定,“梨花体”诗歌,只是一种“现象”,是自娱自乐。相伴而来的是更多的人“起哄”,制造出来更多的喧嚣浮躁,全民“梨花体”,让“梨花体”和作俑者自作自受。而写着来玩的“梨花体”诗歌,不会“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更不会“有一个灿烂的前程”,终究要干沽在岁月的河床上。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