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选秀节目不能一踢了之
2007年9月26日 08:55
选稿:上官贤  来源:东方网  作者:陈云发  
  读了9月23日“东方评论”中苏应奎先生大作《广电总局还欠一口“气”》之后,我感到与苏先生颇有同感,即如何保证使广电总局的整治选秀节目的举措如何获得切实落实的问题。在苏先生良药忠言之外,我亦想给广电总局开一剂“药方”。

  毫无疑问,此次国家广电总局再出整治铁拳,下令将电视选秀节目踢出电视台的黄金档期,这对净化荧屏、抵制粗俗之风和提倡社会主义文明道德的意义很大,应该说,此举顺应了民意。

  长期以来,广大观众对一些电视台的选秀节目意见很大,“超女”、“好男儿”、“红楼选秀”等的疯狂,就是很不好例子。这些选秀并没有多少真正的艺术含量,如“超女”选秀时,唱的都是别人唱过的歌曲,并非原创,她们所取得的荣誉、名声,与实际对艺术的贡献并不相符,与那些成名的歌星水平无法类比。当红歌星是要有原创歌曲“看家”的,“超女”根本就是一种艺术上的“拿来主义”,而且比赛时某些女孩子动作粗俗,在台上并无美感。当然,这些都还是其次,最重要的是某些选秀节目把社会传统道德标准颠覆了,例如所谓的“好男儿”选秀。什么叫“好男儿”?这一个“好”字,便包含了不同历史时期的道德规范,是某个社会历史时期的道德标准,而所谓的“好男儿”,仅就是嗓子好、会唱唱歌而已,以这一点作为当前社会男儿的做人道德模范,岂不笑话?

  当然,无论是“超女”、“红楼选秀”,还是“好男儿”,不过是在圈钱时取的一个名目或符号而已,是当不得真的,我想,即使是选秀的策划公司,或电视台领导、编导,都不会把“超女”、“好男”真的奉为社会楷模的,仅是揽钱、揽收视率的工具而已,其真正本质的问题还是广告及短信费的利润分成,岂有他哉?不过,不顾社会效益、专为一己之私,不惜以污染社会精神空气来捞钱,这说明某些选秀策划公司、电视台的社会责任丧失得也可已,弄到最后只好由广电总局“行政干预”,实在是咎由自取。

  不过,由于选秀类节目并未彻底禁止,因此,它虽不在黄金档,但仍有可能在非黄金档时段被“激活”,只要内容依然怪异、低俗,其对社会的危害(主要是未成年人)亦同样存在。所以,我认为光是在档期、时段上出拳整治还不够,最重要的是在选秀的内容上把好关。必须指出,电视媒体并非是广电部门一家所有,而是社会公共资源,是国有资产,因此,它应该受社会监督。由于选秀节目社会影响大、参与面广,考虑到电视的巨大作用,我认为大型的社会选秀节目,其名称、宗旨、程序等应当实行社会听证,即由文化宣传部门或省市级政协的教科文委出面,召集各界代表举行听证会,参加者应该在年龄、身份、职务上有广泛代表性,尤其应吸收中小学教师代表、文化名人及思想活跃的年轻人参加;而且不只是开一次听证会,而应举行2至3次以上。否则,所谓“低俗”、“负面”事出无据,而且一旦举办,叫停甚难。

  这两年,因为选秀节目有巨大的利润空间,各家电视台都趋之若鹜,这其中有可以理解的原因,但忘了社会责任、忘记了自己是社会公共资源却是共同的毛病,有的电视台更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而以选秀手段把选出的“新秀”强加于他人,闹出阵阵风波,则就显出更出格的霸王作风。现在,广电总局出手整治,好得很。但广电总局毕竟高高在上,等他们发现选秀节目出了偏差,人家很可能已经搞完、钱也赚到手了,社会负面影响已经造成。所以不妨在选秀前明令听证,让电视台及策划公司不得自行其事更好些,这叫做防患于未然。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