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作协主席出错需要公开道歉吗?
2007年9月20日 09:24
选稿:项凌  来源:东方网  作者:于立生  

  中国作协主席铁凝在《美文》杂志9月下半月刊中手写题词,被发现把“风华正茂”的“茂”,下部的“戊”写成了“戍”。杂志社一位自称高杨的编辑称,“是不是错别字,我们不觉得,没有看出来,也许是印刷的问题吧。”也有人认为,在书法中,多一笔少一笔很正常,这不能算错别字。(据9月19日新华社报道)

  书法是门艺术,艺术在于求美,每每务虚,而非务实:不拘一格,有逾常规,作些变异,并不为怪。正如清代纪晓岚所书对联中,“富”字上面少一点,寓“富贵无顶”;“章”字下面:“早”字一竖一直通到上面,寓“文章通天”。

  但是铁凝,却是中国作协主席,而非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也素未听闻其书法造诣如何;在刊物题词,自然也同寻常写字,还当首求正确——以常规来要求之,衡量之。正如成都画院院长、书法家田旭中所说:“很多书法家写的”茂”字,包括王羲之、董其昌等人,在各种字体中都没有多一点。”,铁凝把“茂”下部“戊”写成“戍”,加上一点,并无渊源、出处——出了别字,是显然的了。

  错则错矣;知错就改即是!任何人,因不小心或坏习惯把字写错,笔误了,并不为怪,也不是什么了不得大事——并不因人而异。事实上,作家、文学家字写的好,甚至能跻身书法家之列的,虽有之,如沈尹默、鲁迅、郭沫若;但写的坏的也不乏人,据说台湾女作家三毛女士初出道时,即错别字连篇,多要经编辑斧正;再如刘师培先生,拿周作人先生话说,就是“字却写得实在可怕,几乎像小孩子描红似的,而且不讲笔顺,不成字样……以恶札而论,要算第一”(《卯字号的名人》)。但是,即令错而不以为然,也只宜限制在私域;而要一经拿到社会上发表,就绝非私事,借用费孝通先生一语,就是“本身是一种社会行动,会引起广泛的社会效果。……不正确的反映难免会引起不良的社会影响”了,——铁凝给刊物题词,当然也应作如是观!尤其《美文》读者对象,还主要是辨别能力有限的中学生,那就更易造成误导了,自然理应负起责任来。

  《美文》杂志的一位编辑女士称:“铁主席这样写,我们要尊重铁主席……我觉得不用去讨论这个(错别字)问题,……我们邀请别人题词,就不要去评价什么。……”——或许是出于礼节考虑;但是如此之为尊者讳,又何以对万千读者?而在我以为:铁凝女士更应主动纠正错误,并对读者道歉,——出于一个以文字吃饭者对文字应有的敬畏!出于一国作协主席、公众人物,对于社会责任的应有担当!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