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强扔乞丐致死该当何罪
2007年9月2日 09:41
选稿:上官贤  来源:东方网  作者:朽木  
  这已构成一桩罪案,但说起来起因却令人啼笑皆非,而又扼腕长叹。

  事发陕西宁陕县广货街镇。犯罪嫌疑人、广货街镇原民政干部谌某,就因为“安康市有关领导来广货街镇检查卫生和安全生产”,就因为这位谌某“看到街道上有一病危的流浪男子”,于是向主管民政的副镇长请示,得到“你处理一下”的指示后,就“雇佣了一辆面包车,又找来在镇上补车胎的男子郭某,让他和司机将流浪男子扔到柞水县境内的荒郊野外遗弃,”在海拔1400多米高的秦岭山上,该男子乞丐最终身亡。

  警方已将这个民政干部谌某取保候审,报上说,“起初是以涉嫌玩忽职守罪被刑拘的”。

  到底会给谌某定下什么罪?这是要法律说话的。而我一直在想,这事之“祸起萧墙”之罪魁祸首是谁?

  是“涉嫌玩忽职守”吗?是,也许又不是。你说这谌某“玩忽职守”?不,恰恰是他主动向领导报告有流浪汉才得以“处理”的。也就是说,作为一名民政干部,为了迎接上级来人卫生检查,他是尽职的,主动的,先是主动向领导报告,后又主动去雇人雇车去“处理”,谁知这流浪汉竟然“一命呜呼”了呢?那么,事情似乎出在执行环节上,也许谌某一路跟过去,照顾这生了病的流浪汉,使其免死?但这是当下我们的干部们在做的事吗?是其“职守”之“本分”吗?真的不好说。那么,让谌某以“玩忽职守”而定罪,难。故此才有报道中说的“起初之说。

  然而,事实上,这真的又是在玩忽职守。民政干部也好,其他干部也罢,职责是什么?是为人民服务,是事实求实解决问题。那么,其一,“处理”乞丐中就有一个如何处理的问题。即,把乞丐当不当成人?将生了病的乞丐一扔了之,扔到海拔1400米的秦岭上,这显然有把人不当人之嫌。如果这乞丐是其家人,谌某会如何做?我想,我们各级干部,就应向对待家人一样对待人民群众。在这个意义上,谌某是失职的,甚至是渎职的。不知司法部门“当初以涉嫌玩忽职守罪”刑拘谌某,是不是这么想的。

  再深一层,为了迎接上级卫生检查,就雇人将乞丐拉走扔掉,扔到外县,这事,本质上也是玩忽职守。也许,这才是此案例的关键之处!面子工程、形象工程,搞花架子,出假招子,做样子,摆幌子,假事真做,驴屎蛋子外面光,什么事都求表面效果,做表面文章,动辄应付检查,这,已是我们的官场病、社会病了!就因为要应付检查,就敢将一个病着的大活人扔走。这是什么事。为什么平常不“扔”。事情明摆着,形式主义的东西已经深入到一些人的骨髓之中了。这个谌某,说实话,真是个认真的人咧,要不,他去管这乞丐干嘛,检查出丑,他不就是一个办事的吗?然而,正是这种深入骨髓的“应付”和表面文章,闯出了大祸,捅了大娄子。而戳穿了看,这事的实质,就是形式主义害死人!官场上的欺上瞒下、表面文章害死人!这!才是罪魁祸首呵!仅是谌某一人之罪吗?

  也就是说,这,不仅仅是一个法律问题,而是一个官场生态问题,是一个社会问题。

  那么,此案如何了结呢?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