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我看德国有70万"义工官员"这事儿
2007年8月5日 10:58
选稿:上官贤  来源:东方网  作者:朽木  

  官员“臃肿”、“官费”庞大、效率低下、官僚主义、“官本位”……人们一直对这些官场病耿耿于怀。因此对有关“70万德国'义工官员'”的消息,备感新鲜。

  《环球时报》的报道说:据德国联邦统计局的数据,目前在德国政界工作的“义工官员”约有70万人。他们平均每周义务工作时间在6个小时到80个小时不等。

  打义工打到了官场上。这不能不说是一件新鲜事。甚至,在我们很多人看来,这是一件天方夜谭。义工官员如何保证政事运行?义工官员如何行使权力?义工官员瞄准的是否以权谋私?义工官员以何为生?显然,这都是很现实的问题。

  不错,德国的70万义工官员显然都会面对以上问题。于是,德国义工官员处理以上问题的做法,就格外引人注目,发人深省。

  关于权力运行。52岁的德国波恩市第一副市长、已有20年“义工官员史”的芬格先生是这么看的:“当官是为了实现个人的理念,能够引导一个城市朝着自己希望的特定方向发展。我喜欢这种成就感”。原来是为了成就感。芬格说,“德国地方政府官员只签署议会通过的法令……一切决议都由议会讨论通过,讨论有时对市民开放,市民可当场发表看法”。原来,他们是由公开、透明、规范的运行机构预防以权谋私和权力腐败的。换言之,这样的“义工官员”,当起来,要的是服务于公民的本领,而不是“做官”的门道,起码,他们没有那么多的“自由裁量权”,那里不是“一朝权在手,'本事'大于天”的官场。

  关于生计。同为“义工官员”的德国海恩斯特市经济部长伯希尔说:“在当市长之前,我做过35年医生,收入不错。现在我和太太都有退休金,生活不成问题”;而德国北部小镇莱尔镇镇长克劳斯则具有“双重身份”,平时是汉堡媒体集团的董事,周六则全天在镇里打“义工官员”。换言之,义工就是义工,为了“追求成就感”,为了做一些想做的事,说得大一点,“为民造福”,做“义工官员”者必须自己料理个人财务问题。报上说,为了生活,不少“义工官员”是要再行兼职打工的:为了维持生计,有的官员还得重操旧业。比如杜塞尔多夫市的市长艾尔先生,业余时间又做起了几十年的老本行——掏烟囱;柏林市文化部官员安亚与丈夫一起掌勺给客人做菜;而波恩市第一副市长芬格则兼职担任一家太阳能应用公司的新闻发言人……

  最后说说关于效益。如此这般,为政府省钱是明显的,行政经费注定要大大缩减,“义工官员”为政府实际上也是为公民省了一大笔钱,此其一;其二,机构精简也就迎刃而解了;高工作效率,惯常的官场上可能出现的派系斗争、盘根错节、党同伐异等等,以及“打太极拳”、“踢皮球”等,自会大大减少。有一点应予特别强调:“义工官员”按规定会有一定的补贴的,比如每小时15欧元的会议补贴、出差伙食费与车费等等,然而,针对此点,德国的很多党团规定,政府长官必须把这笔补贴金的1/3拿出来交纳党费;此外,他们的兼职都必须回避市政相关的业务。

  权力导致腐败。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这是现代政治理论中一个被全球公认的真理。德国有70万“义工官员”的举措,为官场送来一股新的风习,对杜绝权力腐败、解决冗官困局,提高行政效能等,应是一个不错的成例。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