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郑其昂:"颠覆"名人之风当刹!
2007年7月29日 10:26
选稿:杨申  来源:东方网  作者:郑其昂  

  吃软饭、打群架、混黑道、梦想在闹市砍人……这样的古惑仔形象能和“诗仙”李白画上等号吗?北京大学古代文学博士、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讲师檀作文认为,李白是唐朝排名第一的古惑仔,并且他专门著书《大唐第一古惑仔李白实录》来阐述自己的观点。(7月28日《大河报》)

  “诗仙”竟成“古惑仔”,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意料之中,说意料之外,是因为我们的檀大博士竟然有如此创新之论;说意料之中,是因为现在的学术界正悄然兴起一种颠覆名人的风气,连孔圣人都是丧家狗了,何况你诗仙李白呢?

  我们不妨看一看檀大博士的理论,檀认为,李白崇尚侠客,但侠客在古代一直存在争议,往正面说就是义士,往负面说就是流氓。把侠客说成流氓,简直就是对中国侠客文化的侮辱,在古代法制不健全的时代,侠客在扶助弱小,维护正义方面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说负面大概是从现在的意义上说吧,这种以今推古的的逻辑有点荒诞。还有,檀从李白的《叙旧赠江阳宰陆调》中发现李白打过群架,“李白在诗里说,当时我们是斗鸡徒,而且还成立了自己的组织,结果得罪了当地的黑道。他们就纠集了一伙人来找我们的麻烦,我们寡不敌众,眼看我小命不保,幸亏兄弟你大发神威,杀开一条血路,这才解了我的长安北门之围,没让我死在黑道手里”。在这里,人家李白参加的是民间运动协会,丑陋势力来捣乱,难道不反抗?侠客来帮忙,难道不感谢?即使今天,也没有什么出格啊?等等

  看了檀大博士的论断,我有一个总体感觉,就是拿现代人的标准去苛求古人,拿现代的丑陋去套古人,说白了,是把现代的污浊设计了一个圈套,然后从李白的言谈举止中找类似点,把李白放进去,然后,再把李白拿出来,于是,李白就成“古惑仔”了。

  那么,檀大博士为什么这样做呢?无非两个原因,一是为了标新立异,你李白英雄古今中外,我偏偏把你说成是“古惑仔”,这样的创新,谁做得来?我做得,现在,我们有相当一部分国人为了出名是不择手段的。二是吸引人眼球,意在眼球经济。这样的奇谈怪论必然刺激人的感情,从反面激发人的注意力,这也是现在我们一些国人“臭名昭著”经济思想的泛滥。

  “诗仙”成“古惑仔”的背后是一股颠覆历史名人的畸形风气,应该引起我们的警惕,这些始作俑者在自己的领域没有能力发现或创造出能激发现代人激昂向上精神,阳光灿烂心灵的学术成果,就戴上现代人的有色眼睛去寻觅,去杜撰,去捕风捉影,于是名人在他们手里成了玩物,成了刺激点,成了哗众取宠的载体,于是,靠给名人吐痰而达到自己也名扬天下的目的。这是对历史文化的亵渎,这是对现代文化的不负责。

  文化名人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文化的灵魂,对这个灵魂,我们要做的是挖掘,是宣传,是张扬,是让他们不断焕发出现代青春,成为现代人的精神力量,思想源泉,而颠覆名人的风气,会让我们的文化灵魂苍白,会让我们的传统文化枯竭,这样的风气坑害昨天,危害今天,祸害明天,应当引起我们的惊醒,颠覆名人之风当刹!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