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民间反扒联盟"困境何在?
2007年7月28日 10:14
选稿:马韵筠  来源:东方网  作者:张东阳  

  姚军,曾是一名反扒联防队员,并曾因反扒业绩突出,荣获南京市“见义勇为好市民”称号。然而,这样一位拥有丰富反扒侦查经验的队员,如今却沦为“金钱的奴隶”。他利用掌握反扒侦查路线及时间、熟悉反扒人员及便衣警察等优势,和另外两名有着反扒工作经验的朋友,共同组织数名扒手,在公交车站盗窃市民手机,坐地分赃。(7月27日《现代快报》)

  被人们称赞的“反扒英雄”姚军为什么一下子蜕变为扒窃罪犯?有关律师介绍说,尽管反扒行为是社会需要和提倡的行为,但长期以来,反扒在法律上并没有明确的支持和保护措施,然而,反扒却又是一项高危险职业,反扒队员的收入不高,与小偷们轻而易举所得形成反差,导致心理失衡。于是,一些意志不坚定的反扒人员就利用反扒侦查经验,与扒手相互勾结扒窃财物来弥补“缺失”的利益,姚军案就是一个最好的说明。

  不仅如此,“反扒英雄”姚军落网不仅仅是个案,近年来,随着民间反扒联盟在各地纷纷组成,有关反扒者涉嫌违法、犯罪的事件也频频发生:江苏常州“反扒英雄”周某因涉嫌多次敲诈小偷钱财而被捕;安徽宿州的“反扒英雄”刘孝雨因涉嫌敲诈勒索被刑拘;南京也曾发生反扒队员用铁棍打伤“扒手”的事情。更加重要的是,由于民间反扒队员没有执法权,更没有得到相关方面的认可,因而,已经取得不小成绩的青岛市首支民间反扒队于日前悄悄解散。

  民间反扒联盟在不增加国家的负担下,有力地维护了社会治安,遏止了扒手的作案势头,同时也极大地缓解了警力的不足,然而,由于民间组织在组织管理等方面的先天不足,加上不少反扒成员素质不高,反扒技术不精,更重要的是,又缺乏相关部门有效的管理、引导和支持,因此,屡屡出现问题也就不可避免。

  然而,在世界上数一数二的香港的治安与应急系统中,却有这样一支队伍,也在发挥着巨大的作用,他们不是警察,也不是政府的公务员,而是来自各行各业的民间人士。这支队伍叫做“香港民众安全服务”,简称“民安队”,是政府保安局辖下的一支辅助应急队伍。在发生天灾及其他紧急事故时,支援政府的正规应急部队。民安队员来自社会各个阶层,有着不同的工作背景。执行任务时,他们穿统一制服,受纪律约束;此外,政府保安局还为他们提供各种技术和必要的物质上的支持:为他们提供专业训练的场所和装备,然后还要进行严格的体能测试。他们还有一个沟通和交际的场所“长官会所”,队员们就可以在此聚一下,喝杯啤酒或茶水,吃一点水果,并对未来发展进行谋划。正是这种政府提供的严格的培训和管理,他们应急的业务素质都非常高。当有紧急任务时,指挥中心随时会通知他们回到总部,然后一起有组织地出发。正是由于政府对他们严格有效、科学统一的管理、培训,才使得民安队出色地完成了包括非典、印尼海啸等无数重特大在内的抢险救灾任务。而很多民安队员,正是伴随着一次又一次的行动任务成长起来,并享受帮助别人的快乐。

  经过55年的发展,现在的香港民安队已经发展成为一个能够提供多元化服务的纪律部队。民安队现有3600多名成人支援者和3200多名年龄在12岁到17岁的少年团团员。也正是民安队的重大贡献及对社会的责任感,也才使得要加入民安队的大人孩子趋之若鹜。民安队今年有400个职位空缺,但却有4000名志愿者报名应征,尤其是少年团员。家长都很支持自己的孩子参加,认为这可以从小就让孩子意识到,作为公民的责任和义务。

  然而,令人吃惊的是,这么多人积极参与、队员高度负责的民安队员们居然都是义务服务,他们在业余时间进行的这种颇有风险的工作是没有报酬的,有的只是来回到总部的一点车马费。而他们除了获得政府和市民的感谢函之外,惟一得到的是这样的“个人实惠”:民安队队员凡是服务达到15年,可以得到铜质奖章,服务20年,将可得到银质奖章,如果达到30年,就可以得到白金奖章。他们非常珍惜这份荣誉,民安队对于队员来说,就像家一样。在这里,既有老人,更有孩子,所有的队员在工作时间都像亲兄弟一样。而在这个“奖章”的背后,却是共同的心愿:回报社会,为社会做一点事情。

  当政府能够承担起民安队的培训、管理、指导、扶持的时候,所有的民安队员都会珍惜自己的这份“工作”,所有的人都承担起社会的应急与治安的重任,所有的人都能以“回报社会,为社会做一点事情”为荣。

  香港的民安队固然与内地的民间反扒联盟不太一样,但是,他们同属“民间的”,他们都是出于自己的社会责任。而香港的民安队之所以倍受重视,倍受人们和社会喜爱,无非是因为,政府相关部门对此进行了有效地培训、管理、指导、扶持,从而形成了一个有凝聚力的组织,一个做出了极大贡献的组织。而内地的民间反扒联盟,之所以发展前景不够明朗,甚至有队员屡屡出现违法现象,无非就是因为,相关部门缺少了香港政府及相关部门的那种科学而人性化的培训、管理、指导、扶持。因此,要让内地的民间反扒联盟甚至各种各样的有利于社会治安的“联盟”、“组织”成为香港那样的“民安队”,相关部门要做的,还有很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