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侯耀文生后"包袱"该怎么抖?
2007年6月27日 09:16
选稿:项凌  来源:东方网  作者:蒹葭  

  相声演员侯耀文来不及抖完人生的所有“包袱”,就匆匆辞世了,喜爱他的相声艺术的人们沉浸在悲痛之中。不过,正如古人所言,“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连日来,在一片哀悼之声中,越来越多的媒体和人们开始转换视角,抖出一个又一个另类“包袱”来,这使得侯耀文的身后事变得颇不平静,越发地多了些娱乐价值来。

  “据估计,侯耀文身后遗产约多少?1、三四千万元;2、四五千万元。”这是一家日报列出的“读报有奖”题,答对者将有机会获得华纳时尚健身俱乐部健身月卡。(《江门日报》6月26日)

  侯耀文生前巨额遗产如何分配?侯耀文去世时为单身,曾有过两次失败的婚姻;侯耀文治丧小组名单中竟然没有徒弟郭德刚;被曝侯家私生子的瘾君子谢东会不会参加追悼会?侯耀文是不是被王朔“气死”的?侯耀文到底在相声界能排第几?侯耀文的初恋情人是韦唯;侯耀文猝死与第二任妻子的婚变┅┅

  诸如此类的另类“包袱”被不断抖出来,并在网络世界迅速传扬。这其中,既有网络无聊客的鼓噪,也有大众媒体的猎奇与喧嚣。在越来越亢奋的炒作中,另类“包袱”慢慢化解了人们对逝者的敬意与尊重,并甚而将侯耀文之死转化成娱乐大众的材料。

  侯耀文的相声艺术达到何等境界,笔者并不十分有把握来加以品评,想必相声界自有公论。不过,单从笔者听过的他的一些相声片断和日常了解的有关他的情况来看,称其为当代深得相声艺术真谛的德艺双馨的相声大师,应当不为过。他在57岁的时候,为了让观众能看到他的眼睛的神采,专门做了割双眼皮手术,这种对相声艺术的执著精神,令人感动。

  我想,这样一个人民喜爱的艺术家,对于他的身后事,我们更应该关注的是对他的相声艺术的回顾与总结、传承,是对其专注于相声艺术的敬业精神的感佩,是对其数十年相声生涯的点点滴滴的怀想与追忆,是对当代相声艺术向何处去的关注与思考┅┅

  至于侯耀文有多少遗产,该怎么继承,他的生前情感与婚变,等等,这些都是私生活范围内的事情,与他人无涉,既无必要也不应该眼睛盯出血来加以关注乃至炒作。显然,各家媒体都在使出浑身解数,以吸引大众眼球。按说,这样的追求无可厚非,但如此这般,将逝者的隐私当成“包袱”,一个劲儿地抖给大众,甚至用来进行有奖竞猜,却是极不厚道的行为。这样的关注视角,无疑是一种“狗仔心态”、“猎奇心理”,既是对逝者的极大不尊重,也是对大众敬重逝者的情感的亵渎。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