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大学"羞耻牌"辱人还是自辱?
2007年6月25日 09:12
选稿:项凌  来源:东方网  作者:于立生  

  如果一名女生到男生寝室去串门,在门口看到“知羞耻者,女生止步”几个大字,她是进去还是退出来?昨日,为了整肃校风,湖北江汉大学武昌校区的老师想出这样一个警示怪招。记者在该校男生宿舍楼前看到,门口竖着的黑板上,用粉笔写着“知羞耻者,女生止步”8个大字。(6月23日《楚天都市报》)

  鲁迅先生曾叹某些国人联想能力之超凡,有言“一看到白胳膊,就想到全裸体,一想到全裸体,就会想到生殖器,一想到生殖器,就想到……”(《而已集·小杂感》),江汉大学的一些教师看见女生进了男生宿舍,大抵是觉得逾矩或就要有逾矩之事发生了,洪水猛兽来了,竟而至于在男生宿舍门口竖起了“知羞耻者,女生止步”的“羞耻牌”。

  然而大学既为先进文明传播之所,总应知现代社会行事当谨守法纪;又岂可以“有罪推定”思维,戴有色道德眼镜视人,去侵犯他人权利,辱及学生尊严呢?

  且不说诚如有女生所称“女生到男生寝室,有时仅仅只是为了拷贝文件或借东西”,本属正常;纵如该校学工处韩副主任所指“一呆就是大半天”,集体宿舍,众目睽睽,又能做出什么事来呢?

  纵使有过于亲密之行为发生,乃至涉及私德之事吧。当年蔡元培先生主持北大,是组织过“进德会”的,然而也只在洁身自好。纵如有政治问题者如辜鸿鸣、刘师培尚且延揽,更莫说是对涉嫌卷入男女是非问题陈仲甫(独秀)先生之包容了。在私德问题上,也只宜严于律己,宽以待人,施以包容精神,方合于大学之“大”。

  “辱人者,人必辱之”,尊重总是相互的。设想一下,要是学生回赠以男女教师也不合在同一办公室呆久,又当如何应答呢?!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