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城市宜居并非"千城一面"
2007年6月20日 09:41
选稿:汪长纬  来源:东方网  作者:大丫山  
 
   
  近日,《宜居城市科学评价标准》(下称《标准》)通过建设部的验收并正式发布,它将为宜居城市建设提供统一的标准。似乎为了终结争论,《标准》终于发布。但不幸,人们心生疑问:宜居城市需要一个标准么?“最好不要动不动就出标准,标准是工业时代批量生产的产物,容易造成事物发展的‘固化’。”北京大学中国持续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叶文虎说,用一个标准来说好或者不好,极容易造成“千城一面”。(6月18日《中国经济周刊》)
   
  “千城一面”,这种担忧绝非空穴来风。自《标准》发布之后,各地城市都在争相行动,在按宜居城市评价标准对城市进行自评,并采取各种措施力创宜居城市。中国城市科学研究会“宜居城市”课题组组长罗亚蒙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赞成、支持全国各城市使用本标准开展“宜居城市”自测工作,未来将推动国家出台强制政策,把一定的“宜居度”纳入对地方城市政府的强制要求,以保护城市的“宜居性”。显然,以上这些信息确实隐含着一种趋势:“千城一面”。
   
  “千城一面”好吗?非也!古希腊哲学家亚里斯多德说,人们为了生活而聚集到城市,为了生活得更好而继续聚集下去。然而,在一个价值取向多元的时代,人们“聚集到城市”的目的显然是不同的。豪华与热闹、交通便利与信息快速、“宜资”与“宜商”、平民化娱乐设施与大众化公共资源、环境优美与生活便宜等等,这些都可能成为人们选择城市的理由,《标准》不可能做到“标”而“准”!
   
  更严重的问题是,在所谓《标准》的推动下,一些城市管理者大挥手笔,拿着《标准》在城市之间横向比较,结果导致城市不顾自己条件,重新规划、布局、开发、修建,不该掀倒的老建筑掀倒了,不该破坏的历史文化景观破坏了……,抛开巨大的浪费不说,光就城市原来拥有的历史传统、地域风貌和民族特色等等,在所谓“宜居”的旗号下变成一片片趋一的水泥地、红砖墙,就足以令人痛心。
   
  一个真正美丽的、宜居的城市应该是“形神兼备”的,城市的独特建筑、街道、景观是形,表现为城市外在的风貌气度。神则是蕴含在城市历史和现实当中的文化内涵和人文关怀,并闪耀着一个城市独有的内在品格和气质。一个城市只有形神兼备,才能浑然一体,才能保持永不衰竭的魅力。记得当有人问作家余秋雨先生:您最喜欢、最愿意居住的城市在哪里?余秋雨的回答是“奥地利的那些山间城镇,以及北欧的一些城市”。那是因为,这些城市有着“一种独特的情调”。
   
  我国那些按照《标准》改建出来的城市,会有自己的“独特情调”吗?显然不可能。文化部部长孙家正近日就指出,“我们赖以生存的城市家园正不同程度地面临着记忆消失、面貌趋同等诸多问题”。而城市面貌趋同的悲哀有多可怕,从中国皇帝忽必烈对马可?波罗描述一座座城市时作出的反应可以看出----城市差不多都是一个模样的,仿佛只要改变一下组合的元素就可以从一个城转移到另一个城,不必动身旅行(详见意大利作家伊塔洛?卡尔维诺的著作《看不见的城市》)。
   
  忽必烈之所以会认为“不必动身旅行”,那是因为马可?波罗所讲述的只是一些没头没尾的旅行见闻,他没有把城市的历史传统、地域风貌和民族特色等了然于心,以至忽必烈皇帝看出的城市都是“千城一面”的。遗憾的是,我们的《标准》恰恰是在忽必烈皇帝这种“只要改变一下组合的元素就可以从一个城转移到另一个城”之思路下延伸出来的东西,大大小小的城市都按同一个标准出来,想必人们也只好被迫“不必动身旅行”了。
   
  一千个读者就有一个哈姆雷特,同样,一个市民就有一千个宜居的标准,城市实在没有必要按照一个既定的标准去修建。一个城市到底适不适宜人居住,“应考虑当地人的看法,这就如同四川菜很辣,潮州菜很淡,你要评比哪家的饭菜好吃,很难比较”(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总规划师杨保语)。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