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真如:有一把标尺叫"袁隆平"
2007年5月12日 10:19
选稿:笪珪如  来源:东方网  作者:真如  

  “人们给了您很多称呼,有人称您为科学家,有人称您为农民科学家,也有人称您‘杂交水稻之父’,在这众多的称呼当中,您最喜欢哪个称呼?”“我不是科学家,只是一名科技工作者,如果硬要说‘家’,最多称为‘农学家’。”5月10日,地处长沙东郊的国家杂交水稻工程技术研究中心显得有些热闹——中央23家新闻单位和7家省内媒体的记者,今天集中来到这里采访袁隆平院士。袁隆平率真的回答和机智、幽默的谈吐,给记者们留下了深刻印象。(5月11日《湖南日报》)

  “只是一名科技工作者,最多是个‘农学家’”。作为世界顶级科学院的外籍院士,作为中国工程院院士中首位当选美国科学院院士的科学家,作为一个凭借其发明每年为世界解决7000万人吃饭问题的人类功臣,这样的回答恐怕非谦虚一词能够形容得了。袁隆平无疑达到了很多科学家无法企及的高度,袁隆平无疑为所有科技工作者提供了一把“标尺”。

  在爱国问题上,袁隆平为人们提供了一把“标尺”。上世纪90年代,美国经济学家布郎曾向世界发问:“21世纪谁来养活中国?”面对世界的不安与困惑,袁隆平给出了不容置疑的答案:“中国人通过科技进步和共同努力,不仅能养活自己,而且可以帮助发展中国家解决粮食短缺问题。”十几年后,以袁隆平为首的中国农业科技工作者选育的杂交水稻,已经撒播到世界几十个国家和地区,袁隆平首创的杂交水稻技术,已经在亚非拉等国家和地区茁壮成长,成为解决世界粮食安全问题、增加农民收入的“福星”。因此,当广东省发明协会主办、搜狐网发起的“新四大发明”评选时,“杂交水稻”理所当然以最高票当选。

  在科学探索上,袁隆平为人们提供了一把“标尺”。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袁隆平打破世界性的自花授粉作物育种的禁区,决定育成“三系”法杂交稻。为此,他和他的几个得意门生整整用了9年时间,经历了无数的艰辛,才实现了“三系”配套,培育了“三系”杂交稻,跃过了世界知名科学家也很难逾越的高度,被国际稻作学界誉为“杂交水稻之父”。但是,勇者的脚步永远向前迈进,智者的思维永远不会停止。袁隆平和他的伙伴在成功跃过一个高度以后,又向新的高度发起冲击,他提出了杂交稻由“三系”向“两系”发展,再向“一系”进军的思路,并相继取得了一系列重大成果,赢得全世界科学家的尊敬。

  在荣誉面前,袁隆平为人们提供了一把“标尺”。数十年来,袁隆平不求名,不求利,一心只忧天下苍生。他说:“无论多优秀的人,如果太自私,对社会、对人没感情,不行。要为社会做一些事情、献一份爱心,这样你才会有欣慰感。人要正直、要乐观,对国家、对人类都要有感情才行。情感、人格不健全,对周围人的影响就像是毒素。”他得到了除“诺贝尔奖”和“中国科学院院士”外几乎所有中外的重要相关奖项名誉,譬如全国劳动模范、譬如新中国建国以来第一个国家特等发明奖、譬如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颁发的“科学奖”、譬如“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等等。面对美国之音记者的提问,集荣耀于一身的袁隆平这样回答:“荣誉是代表国家、代表民族的,并不是给我个人的。”在他看来,杂交稻并非自己一个人的成绩,而是整个科研团体的成就。这种荣誉对自己更是一种鞭策,鞭策自己不断进取。

  袁隆平还为人们提供了一把道德“标尺”。在第三届中国公民道德论坛上,袁隆平这么阐述“科学道德观”:“搞科研应该以苦为乐,不迷信权威,不迷信书本,不畏艰辛,埋头苦干,不为金钱和名誉所左右。”他套用了法国文豪巴尔扎克的名言来形容自己的日常生活:“我不在家,就在试验田;不在试验田,就在去试验田的路上。”正是这种缘于对科学的无限热爱和执著,“杂交水稻之父”才登上了一个又一个科学高峰,让超级稻研究目标不断变成现实,造福人类。作为一个优秀的、富有个性的、发展全面的知识分子,“袁隆平”这把“标尺”值得所有知识分子好好在自身量一量。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