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我为低价房献一计
2007年4月13日 08:15
选稿:项凌  来源:东方网  作者:大丫山  
  近日,京城首批“两限房”(限房价、竞地价)浮出水面了,但是,其均价仍处于6350元/米之高,令工薪阶层尤其是低工薪阶层望房兴叹。几乎同时,全国政协常委、国务院参事任玉岭认为,占居民总数70%-80%的工薪阶层都应享受经济适用房。毫无疑问,要达到“70%-80%”这个比列,肯定就只有使“两限房”的价格再降低一些----目前房价包括“两限房”确实有降价的余地----广州有包工头揭秘称发展商售价4100元每平方米的房屋,其包工包料的单价为437元。房价降,再降,直到中低收入居民能够承受的价位为止,是可行的。
  
  那么,在现实条件下如何才能做到呢?在此,笔者献上一计,政府应该来个“造房量价”。何谓“造房量价”?先看一个历史典故----“烧船称钉”:宋朝官办船厂,工匠常钻管理不善的空子,虚报用钉数目,中饱私囊。造船官员苦于钉子钉入船中,无法取出称量,只好听任工匠虚报多领。有个叫许元的出任发运判官,上任后,想革除这一弊端。一天,他来到造船场地,令工匠拉过一艘刚完工的新船,点火焚烧。船烧过完了,留下一滩船钉,他叫人将船钉集中过秤,称得船钉只相当于“所破(报销的)钉十分之一”。从此,以此船用钉数为参照,堵住了虚报用钉数的漏洞。
  
  笔者以为,面对房屋包括“两限房”高烧不退的价格,政府不妨依葫芦画瓢,比照“烧船称钉”来个“造房量价”。当然,这不是要政府“烧房”,而是政府主管部门派专门人员,建造一栋房子,从地产审批到房子造成,看看房子每平方米到底花了多少钱。如此一来,政府就能得出一个“参照房价”,然后,房地产市场的房价围绕着这个“参照价格”在一定范围内波动。当然,不同城市以及同一城市的不同区域,地皮以及房子的造价肯定不一样,但是,这个“参照价格”政府一定得得出来。
  
  如此一来,目前房地产市场房价到底存有多少水分,政府就能掌握得清清楚楚。或许有人会说,政府的这种介入,会严重干扰房地产市场的健康发展。对此,笔者倒以为,目前的房地产市场本身就不太“健康”----去年年初,有调查显示90%以上的居民凭借自己的正常收入买不起房。何况住房是关系国计民生的东西,不但事关国家的经济发展,还与居民的生活息息相关。
  
  事实上,市场经济并非完美无缺,有时是需要政府来解决“市场失灵”问题。而且,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曾表示,我国确实有些城市的房地产增长过快,就这些城市银行方面已推出了一些调控政策。例如对首期及买第二套住房的人士有特别措施处理。这也说明,目前的房地产市场确实存在不少问题。住房作为居民的一种基本的生活资料,如果90%以上的人没有购买力或者背负沉重债务购买,何谈小康,何谈社会和谐。在此,笔者期待政府能来招“造房量价”,以早些实现占居民总数70%-80%的工薪阶层能享受经济适用房。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