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经济学家要作改善民生的促进派
2007年3月8日 09:25
选稿:姚明绮  来源:东方网  作者:余丰慧  

    改善民生是党和政府下大力气要做好的一件大事,任何时候都没有这样重视;改善民生已经在社会各界达成共识,形成社会氛围和舆论。几年来,一系列改善民生的举措,实践中取得很好效果,受到广大百姓的拥护和称赞。温家宝总理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民生问题占据了很大篇幅,与会人员的35次掌声中,一大部分是讲到改善民生时的鼓掌。

    就业是民生之本,就学是民生之基,就医是民生之急,住房是民生之需,社会保障是民生之盾。改善民生,百姓称赞,媒体关注,各级官员竞赛式不断出台改善民生的措施。河南省委书记徐光春在昨天的讨论会上说:“解决民生问题是最大的政治,改善民生是最大的政绩,这是坚持立党为公、执政为民得出的必然结论。”只有关注民生、重视民生、保障民生、改善民生,才能体现“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的要求。然而,作为经济学家特别是所谓的主流经济学家在改善民生中应该如何做,应该抱着什么样的态度看待改善民生的举措,确实是一个很值得思考和探讨的问题。

    笔者多次说过,作为经济学家善于从经济学角度思考问题无可厚非。但是,一些经济学家不是为改善民生献计献策,而是对国家、地方出台的举措吹毛求疵,习惯于拿所谓的市场经济学原理从经济角度算账和说事,对改善民生拉“偏套”。比如说,今年春运,火车票价没有上浮,是党和政府改善民生的一项实实在在的好事情,受到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好评。而全国政协委员、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在政协小组讨论会上却说,作为一个学术观点,多数经济学家并不赞成这种办法,因为这一做法不符合市场经济原理,可能造成价格扭曲、资源配置低效。从一个经济学家的角度分析,春运价格的浮动是必要的。不上浮不仅没有取得预期的效果,还造成了三个有害结果:一、许多人连夜排队买不着票,排队成本增高;二、黄牛党横行,票价高涨,更多人难以负担;三、权力凸显,“批条子”的现象严重。对于政府有意打压房价,吴敬琏认为可能不大有效。现在社会上货币过多,投资买房就把房价抬高了,而消费买房的人收入又买不起。如果打压房价,可能无效,而且这些钱就要流到别的消费领域,使物价上涨(3月6日《信息时报》)。我们注意到吴敬琏先生明确说“多数经济学家并不赞成”,看来在火车票不上浮、房价问题等改善民生举措上,已经形成了一个不同意见的经济学家群体。这就不是一个小问题了。

    笔者在此希望一些经济学家们应该明确几点,首先,要认识到民生问题完全依靠市场是不能解决的,这是国际惯例和成熟经验。民生问题,是指关系老百姓生产生活的实际问题,是构建和谐社会的重要内容,包括就业、社会保障、医疗卫生、住房、交通、食品安全、教育收费、环境污染等问题。这些问题是无法完全依靠市场调节的,需要政府发挥看得见的手的作用给予必要补充。这是西方市场经济上百年发展历史得出的一条经验。动不动拿市场经济原理进行判断,动不动摆出国际惯例,对改善民生与事无补。人民群众吃穿住行、医疗养老等社会保障以及基本教育问题,必须主要依靠政府来解决和保障。特别是在中国这个人口众多,地区之间发展严重不平衡的国家,更应发挥有形之手的作用。

    其次,必须认识到就是市场经济原理本身在解决民生问题上也可能失灵,决不能生搬硬套。比如:我国铁路客运长期处于垄断地位,铁路运力一年中阶段性严重不足,而需求又呈现刚性,在这种情况下,价格对运力供给和乘客需求几乎没有弹性。铁路价格浮动与不浮动,农民工等弱势群体都要回家过年。铁路票价再涨,运力供给也不可能马上提高,乘火车的人也不可能立即减少。再比如:关于房价问题,全国政协委员、山东经济学院教授郭松海长期从事房地产研究,他说据国际某权威研究机构在近期提交的一份报告《中国房地产需求结构与其泡沫问题》中称,中国房地产需求40%是由于非理性的预期形成的。政府如果对房价上涨听之任之,那么,房价就会如脱缰野马不可收拾,最终苦了低收入者和工薪阶层。在房地产相对垄断的情况下,依靠市场经济是无法解释和解决的。

    再次,奉劝一些经济学家多学一点穷人经济学。两年前的总理记者招待会上,温总理借用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舒尔茨的观点,提出了经济学主要是研究穷人的经济学的要求。而从市场经济在许多国家实践的经验看,确实很有效率,但是,这种经济制度有利于富人而不利于穷人。因此,解决民生问题需要的是穷人经济学而不是富人经济学。著名时评人郭松民在新华网评发表的《给吴敬琏讲一点穷人经济学》一文中说:“记得两年前,温家宝总理就提出要学一点‘穷人经济学’,这话看起来吴敬琏先生没有听进去,两会开完后,还是要抓紧时间补补课才好”。这也是对许多经济学家的提醒。

    最后,经济学家们切记,改善民生不但要算经济账,更要算政治账。改善民生的惠民政策越来越多,是落实发展为了人民,让人民享受改革开放成果的具体要求,其政治意义更加深远,是简单拿市场经济学原理无法衡量和解释的。

    衷心希望经济学家们要做改善民生的促进派,而不要成为掣肘者。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