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京华走笔]喜欢外长的理由
2007年3月6日 09:47
选稿:上官贤  来源:东方网  作者:杨俊  

  今天下午三点,外交部部长李肇星又将在人民大会堂三楼大厅“招待”他的新老记者朋友们。一切必定还是那样惊心动魄:下午一点不到,人民大会堂东门外广场就摆开长龙阵,拿着长枪短炮操各种语言的中外记者都显得“斤斤计较”,插队的一律遭到大家的白眼。等到门禁一撤,记者们马上撒腿狂奔冲向大会堂安检口,为了尽早进入三楼大厅抢一个好的位置,男记者一路猛跑自然不用说了,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女记者们跑起来也全然没有了绰约的风度。

  记者这样拼命是为了新闻,也是为了那个实在让大家喜欢的老头。他不帅,却充满了魅力;他国语不标准,说话却非常“抓人”;他爱憎分明、他坦率敢言、他幽默机智、他谦虚对人。作为外交部部长,他的一言一行阐述着一个自信、自重、自强、自律的大国形象。喜欢他的中外记者,总能说出很多不同的理由。

  喜欢外长,是在他还没有当外长的时候。

  1999年5月8日,以美国为首的北约野蛮轰炸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几天后,我碰巧通过卫星电视收看CNN 的“Larry King Live”节目,那天的现场嘉宾就是当年的中国驻美大使李肇星。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李肇星是第一个上拉里金现场访谈节目的中国高官。一口非常流利清晰的英文,严肃的表情、到位的用词、严谨的语言逻辑,非但没有让上来就咄咄逼人的老金占一点点便宜,反而让他千万美金身家的舌头有点打结。

  记得访谈中有个非常著名的回合,好象是问答几个来回后老金有点恼,冲口而出:他们为什么要有意轰炸你们的大使馆?你们认为究竟是为什么?李肇星看着他的眼睛说:这你就要问那些参与此事、应该对此负责的人,美国似乎是一个非常喜欢搞调查的国家!我当下就太喜欢这个大使了!尽管事后很多人讲,中国大使太厉害了,英文用得好冲,而我就问:Why not? 一个向来矜持克制的国家,难道就不能在忍无可忍的时候,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太过瘾了!

  喜欢外长,是喜欢一个毫不掩饰自己真性情的高官。

  去年“两会”期间,对岸的那个陈水扁说要邀请国家领导人“访问台湾”,李肇星面对记者的话筒说:“陈水扁是谁啊?!”一句意味深长话,变成了无数报纸的大标题。今年“两会”,就是昨天,陈水扁又闹出“四要一没有”,李肇星再次在记者的话筒前说:“他想改他就能改?他说改他就敢改?”“反分裂法不是摆在那儿没用的!”“这儿这么多国家干部的说话你不听,怎么去听一个地方官员的话啊?!”真性情的李肇星,每次都不会让记者们空着手回,难怪大家都喜欢他。

  去年外长记者会我坐在前排,非常清晰地看到李外长丰富的表情。在回答台湾记者的提问时,他引用了去世不久的巴金老人的一段文字,言语间,他的眼圈红了。“我家乡的泥土,我祖国的土地,我永远同你们在一起。”他说,“我们每个人都只有一位母亲,只有一个祖国,让我们共同努力,捍卫自己祖国的主权、领土完整和尊严。坚决反对任何分裂活动!”

  “两会”期间记者招待会,李肇星的真性情总在他的新老朋友面前完全地呈现,以至于“陷”在记者阵里的时候,他为了突围会急智喊一声“谁美元掉地下了?”爱憎分明却又机智幽默的他,总能在现场引发笑声、掌声和叫好声。一个韩国记者朋友对我说:这个老头太厉害了,他总能控制我们的笔。

  喜欢外长,是喜欢一个平易谦虚、待人真诚的高官。

  有次我跟李外长身边的翻译和工作人员聊天,他们都说外长特别关注那些身在海外的中国公民,一直讲外交是落实在每一个公民身上的。果然,去年在回答中央电视台记者提问如何让公民走出国门的时候能够更加安心时,李肇星说,现在我们国家在国外一共有外交部和其他30多个部门派出的常驻人员5000多人,这是一支值得信任的队伍。他说:“一旦中国公民和同胞在海外遇到困难,不要客气,请随时跟他们联系。”

  几天前在人民大会堂列席全国政协十届五次会议开幕会的李肇星,会后被众多记者紧追不放。拥挤中,先是一家电视台摄像机的连接线缠住了他,接着一名电视记者的话筒台标掉落在地上,记者无暇顾及,李肇星弯腰一把帮着捡起来,高高举起笑问:“这是国有财产吧。”

  去年外长记者招待会结束,记者们还是不放过李肇星,无数话筒把他“顶”在了红色地毯的一个角落。他大声说:“大家慢慢来,一个一个问,我一个一个答。”就这样耐心地答了很久。实在躲不掉了,他突然看见,挤在最前面的都是女记者,于是笑盈盈说:“明天正好是三八节,我祝女记者同志们节日快乐,要工作也要休息。”一阵欢笑中,记者们终于放掉了他。

  这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外长,一个可爱可亲可敬浑身充满了魅力的老头。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