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2014.04.18
编 辑:木易
微直播
欢迎网友同时@东方网新闻中心的新浪及腾讯微博,参与话题互动评论!

我要提问

大观园
禁涨“份子钱”,能否调解企业和的哥的利益纠葛?

"动态份儿钱"能否奏出和谐乐章?

这次北京市下决心破解打的难,是个不错的理想。但理想究竟是“丰满”的,还是“骨感”的呢?这一次制度的变化以及触动的利益调整,究竟是否能够让出租车公司、的士、公众都感到满意或者可以接受呢?

    任何一种有效的管理方式包括治理城市打难的方案都不可能是闭门造车得来的,也不是拍脑袋得来的,在决策之前,既要听专家的意见,也听草根的意见,既要科学论证,也要征求民意,只要听得进民意...不知道北京市城市交通管理部门是不是走对了决策程序?

调整“份儿钱”,应尊重的哥对等企业的“话语权”

目前的当务之急是加强行业工会建设,让出租司机成为行业工会组织的主体,在“份儿钱”集体协商中,享有与企业对等的“话语权”,并与企业形成和谐共赢的劳资关系。同时,政府行业主管部门作为中立方,应充分发挥监督、协调作用,维护“份儿钱”集体协商的公正和公平。更重要的是,要把监管和协调工作做在平时,做在事前,避免沦为平时撒手不管,出了问题收拾烂摊子的尴尬角色。
《关于加强出租汽车管理提高运营服务水平的意见》
北京市出台《关于加强出租汽车管理提高运营服务水平的意见》
禁涨“份子钱”,没有走出提高的哥收入靠涨价的老路

不动"份子钱"仍是走老路

不管是否上涨份子钱,只要上调出租车运价标准,启动价格杠杆的调节作用,就意味着直接提高了市民打的的成本,必然会对乘客的打的意愿产生一定影响和冲击,结果有可能造成部分乘客流失。尤其是在出租车运价标准早已处于高位运行和大多数市民不满出租车运价标准的现实环境下,极容易造成中等收入的乘客流失,很多乘客可能宁可早起几分钟,也不愿多花几块钱打的。

“调价机制”莫忘对出租车公共属性的考量

作为出租司机,为了追求利益最大化可以理解,但作为企业,特别是有关部门,是否想过,市民出行的方便才是首要考虑的。显然,大家都回避了出租车的基本属性——是城市公共交通的一种补充,具有一定的公益性,也享受政府一定的补贴。既然政府提供了补贴,就表明政府在向出租车企业花钱买服务,出租车也承担了一定的公共服务职能,就不能一味地以牟利为目的,理应向市民提供低价优质的服务。
不动"份子钱"仍是走老路
禁涨“份子钱”,没有走出提高的哥收入靠涨价的老路
看回顾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