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行为艺术不是裸奔的遮丑布
2007年5月22日 09:22
选稿:项凌  来源:东方网  作者:陆志坚  

  昨日,在沈阳师范大学校园内,男生高辉在校园内裸体表演行为艺术,一下子轰动了全校。高辉所在宿舍一楼管理员说,当天中午12时许,她正在吃饭,一抬头看到高辉光着身子快步跑出宿舍楼,“我当时打开窗户喊他,想阻止他,但他跑得挺快,很快就出大门了。”当时在这名男生身后还有两个学生在录像,“我以为那个学生有什么问题呢,吓了一跳,看着我要拦他,后面的学生说:‘他没病,你放心吃饭吧。’”(5月21日中新网)  

  不知旁人会是什么样的感受,会用一种怎样的眼光来看待那光天化日之下的“行为艺术”。反正,笔者读罢新闻,内心里总有一种厌恶和羞耻的感觉。赤条条地在校园里走来跑去,倘若这也是行为艺术,那么那些袒胸露乳的情色表演,岂不是艺术中的高雅了? 

  不反对说,行为艺术是一种较为前卫的艺术形态,其中不乏有“裸”的画面,为艺术而“裸”不但不应指责,而且值得肯定。但问题是,“裸”应有限度,“裸”应分场合,注重社会责任,讲究影响效果,而不是打着行为艺术的噱头想脱就脱、想裸就裸。  

  无疑,那种为追求眼球效应而伤风败俗的“裸”,往往对周围的视觉影响、向社会传递的道德信息、对法律条规的潜在威胁都突破了底线,非但不能给人以美的享受,反给人一种视觉上的污染,违背了相关法规和社会伦理。退一步说,随心所欲的“裸”也被称之为艺术,那些为生计而吃青春饭的女子早已成了艺术家了。  

  从大学生的这种“裸奔”中不难发现,时下的世界光怪陆离,浮躁极致,既丰富多彩,也错位败俗,甚至出现了种种悖逆道德的现象。名不见经传的人,只要敢裸、愿露,就可一脱成名,红遍“大江南北”。木子美、芙蓉姐姐、流氓燕、二月丫头等,无一不是以“脱”、“裸”来吸引眼球。“裸”,变成了某些人“暴名”的捷径和追求功利的有效道具。 

  而当“裸”、“脱”以强劲的势头冲击校园那本就脆弱不堪的道德体系时,莘莘学子竟也津津乐道地玩起了“裸”戏,这莫免让人深为担忧。去年,北京某大学一名大四女生便自称“妖妃娘娘”,在网上贴出一系列暴露、性感的身体自拍照,甚至毫无羞耻地表示这是为了“走红”,追求自身的“人生价值”。大学生的人生价值如果靠“裸”来实现,这应是教育的悲哀,社会的悲哀。

  行为艺术绝不是“裸奔”的遮丑布,学校对这种无羞耻的“裸”还是应管一管,别让丑陋污染校园风气。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