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东方早报:妖魔化房东是个历史性错误
2007年3月16日 09:37
选稿:项凌  来源:东方早报  作者:童大焕  
  两会期间,房价成为热点中的热点,从中也能体会到话语权的大小———房价都是城市的房价,而即使跟城市房价有关、跟人们热切关注的《物权法》有关的农民房屋问题,却几乎无人问津。2006年,中国城乡住宅总量约为375亿平方米,其中农民住宅约有260亿平方米,占2/3以上。但是农民的话语能力直接导致他们难以参与利益攸关的重大问题,比如农房和土地产权、低工资策略和农村社保等等。也因此,这260亿平方米的房屋不可自由流通和抵押,直接导致农民的房屋价值被严重低估。

  而城市对房地产的关注,在某种程度上已经到了妖魔化房地产的地步。比如全国政协委员、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中国建筑工程总公司学术委员会主席陈祥福关于“一户一房”制度的提案。陈祥福在提案中倡导“一对夫妻拥有一套房子”;对“一户一房制”之外的房子,国家进行回购。他呼吁国家要制定“一户一房”的相关法律政策和配套的规章制度,并且对房子的面积也要限制,他建议结合个人对社会的贡献、社会经历和年龄大小、职务职称等各种因素,制定一个社会公认的“面积标准”。

  很显然,这一提案一旦实施,无疑是对公民私有财产权的严重侵犯。以北京为例,北京现有可供出租的存量房80万套,如果按每套平均50万元的低价算,政府回购这些房屋至少需要4000亿元。我不相信北京市政府拿得出这个钱来,即使拿得出,那也还是纳税人的钱。别以为钱进了政府的口袋分配起来就比市场更公平,如果是那样,也不会有今天财政收入增长速度远高于经济增长速度的情况了。

  而即使真正一户只有一套房,那也绝不会达成“人人有房住”和“人人有住房”的美好愿景,只会使无数人上无片瓦、下无寸土,流落街头!道理是如此浅显明了:现在正处在城市化加速的当口,人口的急剧流动成为一个时代性特征,许多人已经在乡村或另一座城市拥有了住房,因此不能再拥有住房;而当地城市居民也都只能拥有一套房,无房可租。这些城市新移民们只好露宿街头啦!同样,那些离婚的夫妇,那些离开父母怀抱自立的孩子,都要随时随地做好露宿街头的准备!那些初出校门的大学生,也同样要做好类似准备,因为哪个地方政府都不可能随时为这些人准备好住房!而海外人士则要么买房,要么只能住宾馆。

  像这么极端的做法当然会因其违背历史潮流、政府财力不够等多种原因得不到实施,但类似妖魔化房东、把房价高归咎于一人拥有多套房,并且采取很多措施来对其限制的做法,在现实中并不鲜见。比如对第二套房和大面积房实行更高的首付比、房贷利率,准备对第二套房征税等等。这样做,除了对市场形成歧视,对于降低房价、让更多的中低收入阶层买得起房并无实际意义。

  市场经济之所以优于政府计划,就在于它能够自动地、公平地调节市场需求。不管房价高低,房东的存在对于社会都是个多赢的结果。以北京为例,2006年底,北京的平均房价达到9300多元/平方米,而二居室的平均租金才2500多元/月,出租房屋的回报率远远低于银行的最优惠贷款利息。据我观察,中小城市的出租回报率更低。这相当于房东用自己的钱补贴了无房户、城市新移民、初出茅庐的大学生等等;因为即使房价下降为现有房价的一半,这些人也不一定能够马上买得起房。你可以说房东们以后会有房屋的升值收益,但它实际上来自全民工资收入的刚性增长,来自物价从社会基本面上的刚性增长,是全民共享的经济增长之一部分。而无房户、城市新移民、初出茅庐的大学生们从租房中获得的机会更多,他们得以安居乐业,从而创造更大财富,乃至于在以后买得起更贵的房子!有一个房地产商曾经告诫年轻人,不要急于买房,更不要急于在郊区买低价房,宁愿买车,因为年轻时候需要更多的社会交往以拓展自己的事业空间,事业发展了,以后更高的房价都能承受。这是人生道理,也是商人的良言。从这个角度,人们对于第二、第三套房的理解也许能够更为客观、公正些。

  而房价要回归其真实价值(不一定意味着降价),根本在于改善房产供应结构,包含着农地(房)入市、打破土地垄断供应,增加小户型和廉租房建设等等。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