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评论首页 >> 网友文集 >> 大丫山 >> 正文
的哥"理想是开黑车"的隐喻
[我要留言]
选稿:姚明绮  来源:东方网  作者:大丫山      2006年4月19日 08:35
 
  4月12日,北京又一位年轻的出租车司机猝死在车内,他叫崔国新,身后留下两个上学的孩子、没有工作的妻子和年迈的父母……警方认定死者系心脏病突发猝死。面对崔国新的死,出租车司机们反响强烈,份钱高(占据司机七成利润)、收入低、过劳等让人喘不过气。出租车司机王思林说他的最大理想是开黑车揽活赚钱,那样没有份钱的压力,除了油钱就是自己赚的。(4月18日《华夏时报》)
  
  人们常说,出租车是一个城市的立体名片,它在很大程度上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明。但是,的哥们“份钱高、收入低、过劳”的生存状态以及节节上涨的油价却确实让人担忧。一名饱受“黑车”危害的出租车司机,其最大理想竟是开着黑车出去揽活赚钱,这种明知不能为却又非常迫切地想做,确实是一个极大的矛盾,但更是一个极大的反讽,其背后隐喻了许多值得人们不得不关注的问题。
  
  首先是千夫所指的“份钱”,这个占据了司机七成利润的“怪胎”,它高得让几乎所有的出租车司机无法接受,它远远超出了出租车公司的实际经营成本。出租车公司作为一个独立的运营主体,其利润就是实际成本和实际挣到的钱之间的差额,生产成本主要是车的耗费,这个生产成本是很低的。据报道,具体到每一辆出租车而言,出租车公司两年的时间就可以收回全部成本,而一般的出租车可以使用8年,这样出租车公司在后6年是纯赚的。而与之对应,出租车司机却为“份钱”疲劳驾驶,超负荷工作。换句话说,目前的哥们向出租车公司交纳的高额份钱是非常不合理的。
  
  其次是越来越猖狂的黑出租车,它们对出租车司机们造成巨大的冲击,尤其在竞争环境上不平等。黑出租车不用交“份钱”,也不需向出租车公司交其他任何费用,而只需支出燃油和维修费用,比正规客运车减少了一半多的成本支出,利润比正规出租车司机们高许多倍。另外,以富康出租车为例,如果挂地方牌照作为私家车使用,购车费加上各种附加费用10万元左右,而同等的正规的富康出租车其经营权投入则远远超过这笔费用。这也难怪出租车司机王思林会说自己的最大理想是开黑车去揽活赚钱。
  
  那么,如何解决出租车司机面临的现实困境?笔者以为,应该从两个大的方面入手。首先,出租车公司必须改变目前固有的“企业形式”。经济学家郭玉闪认为,虽然目前的出租车公司已经是公司化管理了,但实际上司机与公司不是职工与公司的关系,而是市场契约关系、交易关系,它只是披了一个企业的壳。如果是职工与企业的关系的话,那开车就不必交押金,交押金的行为本身证明了他们之间并不是企业与职工的关系。这种关系不利于处于弱势一方的出租车司机。
  
  其次,政府必须调整自己的角色。对出租车数量进行管制,不应该是政府,应由市场来管。政府采取的“油补”和“提价”措施,不能真正解决问题,虽然政府的出发点是好的。因为,这本应由市场决定。解决出租车司机的困境的关键是政府放开对出租车行业的全面管理,换成以市场为主导,政府转变为以服务为主的模式,对出租车行业的整体服务进行优化,更要净化行业市场,对黑出租车严查重罚,绝不手软。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