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评论首页 >> 网友文集 >> 殷建光 >> 正文
五问菏泽公然叫卖高考分数
[我要留言]
选稿:项凌  来源:东方网  作者:殷建光      2006年6月30日 14:46
 
  “理科585分,最低不能少于6.5万元,如果是昨天,10万元也不会有人卖给你,今天是最后一天了,大家才降价卖。”一中年男子边推销边招揽过往的行人。这样热闹的买卖场景并不是集贸市场上的商品买卖,而是29日发生在菏泽曹县、单县等一些重点中学门前的高考分数买卖交易。(6月30日齐鲁晚报)

  这真是一个让人震惊的新闻,如果说是今年偶然出现,我们可以认为是欺骗,然而,从报道中,我们发现,这不是偶然出现,而且已经成了常规的市场了,胆量之大,时间之长,另人惊叹。

  一问当地招生部门是如何工作的。招生部门负责档案传递,考生的审查,而这里一片混乱,如果没有他们的悄然配合,这样的买卖能得逞吗?

  二问当地政府部门管不管?报道中说,一名2003年就考入一所名牌大学的学生,每年都要回来参加高考。每年的分数买卖都有四五万元的收入。这个学生家庭原本比较贫困,现在已经盖上了非常气派的房子,还置办了彩电、冰箱等。这样的典型,老百姓不会没有议论,当地政府不会听不到,但为什么不管呢?难道,这是鼓励发财制富吗?

  三问当地教育部门管理怎么这么乱?学校门前的树木、电线杆上,贴满了买卖分数的广告,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不少人正在讨价还价谈“买卖”,如此堂皇的做买卖,我们当地的教育部门干吗去了?如此违法活动猖狂,教育管理太乱了吧?

  四问当地高中教育怎么搞的?一个分数买卖中介毫不掩饰地告诉记者,出来做这种生意的都有很多“道道”,首先他们会依托当地的一些高中老师,特别是毕业班班主任或者校领导,以保证生源的稳定。可见在金钱的诱惑下,在升学率的诱惑下,我们的教师队伍彻底投降了,这是什么教育,简直成了搞钱教育了。

  五问相关高校招生工作游戏化?报道中说,凡是做的比较大的中介,都和一些高校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样既能保证所送的学生不会出问题,还能够打造‘诚信’的‘品牌’和‘口碑’”。看来,我们的某些高校招生工作已经游戏化了,只要钻进去,任凭你自由翱翔,高校招生工作监督是不是太无力了?

  公然叫卖高考分数卖出了高中教育目标的畸形,卖出了当地教育部门的无耻,卖出了当地政府部门的懒惰,卖出了当地招生部门的混乱,卖出了部分高校招生工作的荒唐,卖出了教育的耻辱,是教育诸多丑陋问题的折射,这样的买卖最终卖掉的是教育的伟大形象,高校的纯洁神圣,民族的美好未来,让人汗颜啊!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