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评论首页 >> 网友文集 >> 殷建光 >> 正文
余秋雨,质疑四大发明有啥意义?
[我要留言]
选稿:项凌  来源:东方网  作者:殷建光      2006年12月14日 09:13
 

  “中国人在古代最重要的发明一定不在于那四项。”著名学者余秋雨日前在一档电视节目中对流传已久的指南针、火药、造纸术、活字印刷“四大发明”的说法提出了质疑,在他看来,中国古代的第一发明应该是天文历法。(12月14日东方网)  

  四大发明已经在我们国人心中根深蒂固了,也已经受到了世界的承认,况且,这也不是我们自封的,是人家西方人吹捧起来的,那就让人家吹捧吧,我们自己何必和自己过不去,非要辩论出个什么新四大发明呢? 

  余秋雨还指出,“一个民族的创造力就像人的生命一样,要通过长期的延续来证明”,传统意义上的“四大发明”之所以令西方了解并高度评价,关键在于李约瑟等西方汉学家的大力推介,而实际上四大发明对于现代生活的贡献与国外不少发明创造还有一定距离。看来,余秋雨先生也深深懂得,四大发明只不过是西方推介的结果,和国外的许多发明还有一定的距离,那么,我想,您就应该多介绍一下人家外国的那些发明创造,让我们被外国人吹嘘的四大发明导致头昏的国人大脑清醒一下,这样,是不是可以更让我们的国人树立一种正确的认识,发现自己的不足,从陶醉中奋发呢? 

  至于您表示,中国作为一个具有悠久农耕文化的民族,天文历法理应是第一发明;而中医中药对于中国这个人口最多的民族而言,重要性也非同一般,应排在第二位,中国的四大发明应首先考虑这两项。我倒是认为这实在没必要,发明是古代的,谁也不能夺走,我们知道就可以了,干吗非要象小孩子一样,排排坐,再来个新四大发明,难道我们还要国人从旧四大发明的陶醉中进入新四大发明再陶醉吗?是不是我们自己推介的四大发明更能让国人自豪?  

  我十分清楚的记得阅读余秋雨先生的散文《废墟》时的情景,当时,心潮澎湃,奋斗之气,昂扬之情,油然而生,从此,我也爱上了先生的散文,并从中不断汲取营养,然而,今天我却看到先生要重新打造一个四大文明的“盛典”,实在让我感到惊讶,难道先生的“废墟情怀”失去了吗?

  我更喜欢废墟情怀的余秋雨先生!我也期盼真先生写出更多这样的优秀散文,不要在这种无聊的事情上浪费精力。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