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评论首页 >> 网友文集 >> 梁江涛 >> 正文
《无极》的屁股谁来擦?
[我要留言]
选稿:姚明绮  来源:东方网  作者:梁江涛      2006年5月10日 10:27
 
   “电影《无极》剧组在云南香格里拉碧沽天池拍摄,对当地自然景观造成破坏”,在9日于杭州举行的“城镇和风景区水环境治理国际研讨会”上,建设部副部长仇保兴在主题报告中对当前存在的破坏风景区和城镇水环境的行为提出严厉批评。(5月9日新华网)

    看了这则新闻后,不仅是政府建设高官,就是平民百姓也非常气愤。碧沽天池地处海拔4000多米的高山,池水清澈澄明,池畔遍布罕见的杜鹃花,周边覆盖着茂密的原始森林和草地。电影《无极》剧组的到来使美丽的天池犹如遭遇了一场毁容之灾,不仅饭盒、酒瓶、塑料袋、雨衣等垃圾遍地,天池里还被打了一百多个桩,天池边禁伐区的一片高山杜鹃被推平,用沙石和树干填出一条简陋的公路,一个混凝土钢架怪物耸立湖边,一座破败木桥将天池劈成了两半。香格里拉,多么美丽清纯的名字!电影带给人们精神愉悦,可是人们不敢想像原始生态被折腾得一片狼藉竟然与电影的摄制过程密切相关!

     笔者想到了陈大导演与胡戈的那场“口舌官司”。陈导的一句“人不能无耻到这种地步”曾引发一场网络大讨论。陈大导演既是电影界的大腕,也是说过硬话的人,那么,为何不做些硬事?为何在拍过电影之后留下这肮脏的“屁股”不擦?大导演不仅要有大智慧,大手笔,“大口气”,更要有“大作为”!说大话说服了不了公众,只有做大事才能让人信服。对电影拍摄过程中残留下来的垃圾进行清理,恢复其原有风采,某种意义上,这是比拍电影还重要的大事。生态素养是每个包括电影艺术家在内的演艺界人士所必须具备的现代素质,这方面陈导应该向余秋雨学习。

    在昨晚的央视青年歌手大奖赛现场,来自四川阿坝的羌族歌手面对一道关于凡尔赛宫、白金汉宫、克里姆林宫分别属于哪个国家的题目,没有回答上来,余秋雨评委对此非常宽容,他安慰选手,比起他们所唱的原生态歌曲来,这些相差甚远的问题并不重要。诚然,原生态歌曲之所以在这届大赛中倍受青睐,分数也打得很高,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久居都市的人们渴望一种对大自然的回归,那种无伴奏的清纯民歌就象天籁之声一样带给人们一种空旷悠远的美感。近年来,不仅取材于大自然的村野民歌受到欢迎,而且电影电视剧等艺术形式也特别看好那些大山深处,有几分神秘色彩的自然风貌,《无极》、《十面埋伏》、《英雄》、《七剑》等电影都将摄影棚放置于西部原始生态环境之中,挖掘自然之美奉献给广大观众,对于导演来说,摄制电影的过程应该是一个感受大自然的过程,一个增强环境意识的过程。

    对原始风貌的自然景观与生态环境缺乏敬畏之心与未尽保护之责,是陈凯歌作为知名大导演的遗憾,而将自己完事后的垃圾留给自然、留给政府、留给社会、留给公众,连最起码公德之心都丧失殆尽了!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