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评论首页 >> 域外传真 >> 正文
文新传媒:后小泉时代的中日关系
[我要留言]
选稿:姚明绮  来源:文新传媒  作者:周庆安      2006年7月6日 09:31
 

    中日关系必须进入全球战略考量,通过建立良好的中日关系,使东亚能够和谐和独立地在国际舞台上发挥自己的作用

    日本最大在野党民主党党魁小泽一郎3日抵达北京,对中国展开6天的访问,4日获国家主席胡锦涛接见。在会谈中,胡锦涛希望中日双方共同努力,早日消除两国关系中的政治障碍,推动中日关系尽快回到健康稳定发展的轨道上来。这应当被视为中国对后小泉时代中日关系做出的规划和发出的积极信号。

    在过去数年中,中日关系长期处于“政冷经热”的低谷,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多次参拜靖国神社,将中日两国拖入了历史问题的消耗战中。这一方面是小泉个人作为执政者的意志体现,另一方面,日本国内右翼势力也从来没有像如今这样影响和左右日本外交政策,伤害中日关系。因此小泉执政的时间中,中日关系跌至1993年以来的历史低谷。

    今年9月,小泉将会卸任。新的日本领导人上任后,中日关系将如何规划成为东亚国与国关系的新焦点。从胡锦涛与小泽一郎的谈话中可以看出,中国已经跨越小泉政治,对于后小泉时代的中日关系已有考量。但是中日关系从来不是中国一个国家的政策,它需要中日领导人和双方民间的沟通与交流。从近期安倍晋三等可能成为日本新领导人的政要谈话中可以看出,中日关系已经在日本国内选举中成为了一个重要的议题。而日本民间也已经出现了希望与中国进行协调对话的声音。这一切都证明,妄顾历史问题的小泉政策已经遭到广泛的质疑。

    面向未来,针对历史问题建立两国都能接受的共识,应是今后一段时间中日两国关系中的首要战略任务。1995年8月15日,村山富市针对历史问题表示“深刻反省和由衷道歉”。这个讲话精神成为了后来日本历届政府的共识。但是小泉政府执政以来的所作所为都违背了这个讲话精神,也使得中日在历史问题上渐行渐远。因此,重新寻找一个至少能回到村山讲话精神框架下的历史共识,是后小泉时代中日双方首先必须找到的。没有这个共识,中日双方都缺乏能够真正发展双边关系的信任基础。

    其次,在历史共识的基础上,建立中日两国长期稳定的战略对话机制,尤其针对中日两国争论问题形成有效沟通渠道。这是中日关系良性发展的制度保证。从目前两国已经存在的沟通渠道来看,这些沟通渠道的确发挥了一定作用。但是由于小泉政府的对华政策仍然缺乏基本框架,口头表示常常被参拜行为所颠覆,战略对话机制才刚刚渡过“准入”阶段,尚未发挥实际作用。尤其在东海、ODA等双方有争议的问题中,对话机制和对话渠道仍然缺乏。

    再者,形成历史共识,建立沟通渠道之后,重新恢复两国政府、军方和民间的基本战略信任,也成为了中日关系必须要完成的远期目标。在小泉时代,不但中日政府、经贸界、军方的信任基础受到一定程度的伤害,甚至连两国民间彼此的看法都发生了一定程度的改变。这种信任缺失,会对两国关系造成舆论上的伤害,使善待中日关系者被孤立。后小泉时代的中日关系要恢复和发展,就必须从多个层面建立不同性质的信任,尤其要通过公共外交,形成两国民众更加广泛的交流。要知道20世纪80年代中日青年的大规模互访,就造就了中日关系后来的许多奉献者和善待者。

    第四,中日关系发展的远景规划,必须面对全球战略格局和东亚安全态势,发挥更加积极的作用。毕竟在这些年的发展中,中日关系已经远非单纯的国与国关系。中日关系的发展是在一个大的历史和时空背景下进行。作为东亚最大的两个国家,中日关系是否健康良性发展,直接关系到东亚稳定和全球格局。因此,中日关系必须进入全球战略考量,通过建立良好的中日关系,使东亚能够和谐和独立地在国际舞台上发挥自己的作用。

    中日关系不是一锤子买卖,实际上两国关系发展在不同时空和话语框架中有所反复也是正常的。但是小泉时代的现实教训告诉我们,中日关系不能像现在这样继续糟糕下去。因此我们才更加重视未来,毕竟未来对于中日两国来说,都是充满希望的。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