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评论首页 >> 域外传真 >> 正文
新京报:独岛危机暴露东亚安全的脆弱性
[我要留言]
选稿:项凌  来源:新京报  作者:三力      2006年4月21日 08:47
 
  韩日围绕独岛问题近日再起波澜。日本海上保安厅的勘测船本月18日离开东京前往独岛附近海域实施勘测计划,韩国政府19日立即采取罕见强硬姿态,宣布已将十多艘舰艇部署到独岛附近,表示决心采取一切手段制止日本在这一争议海域的海洋勘测行动。目前,两国间的外交谈判正在紧锣密鼓进行之中,事态将向何处发展,引来人们严重关注。

  独岛问题困扰韩日两国已年深日久,过去一直没有找到双方满意的解决办法。

  此一主权争端再次引发两国关系的危机,并不出人意料,有心的人应该还记得去年这个时候,两国就曾同样为此问题而闹得不可开交。但是,与以往偏于言辞与立法方面的宣示相比,此次争端则在实际行动层面发生显著变化,日本试图派船对该岛直接实施勘测,极可能造成与韩国面对面的“肢体碰撞”,其中的危险已非往日可比。

  韩日岛屿主权争端闹到今天这种程度,也凸显出不仅是韩国、而且是整个东北亚在安全上的脆弱性。与欧洲已进入所谓“后现代社会”,领土和领海争端已很少出现,传统的主权概念已经相对淡化,相互分享主权业已成为可能的状况相比,东亚世界近些年来仍为传统的主权问题而屡起纷争。而在围绕主权、海洋权益和其他安全问题争执四起的时候,东亚世界共同的安全机制建构,明显还非常不足。

  与欧洲世界不同的是,当下的东亚世界相对自身来说,整体性地处在一个相对特殊的历史阶段。在经历19世纪中期以来的被殖民,和在20世纪中期普遍性地获得国家解放,以及20世纪下半叶以来又普遍性地取得经济发展后,大部分东亚国家如今刚刚发生现代民族国家意义上的主体觉醒。在自我认同强化之时,传统由于冷战和两极格局而被压制的民族意识与诸多主权、权益之争,现在已无法借助外力继续控制。东亚的未来日益取决于东亚国家自身,这方面为东亚世界的文明复兴创造了条件,但其中蕴含的风险也比以往要大得多。

  在东亚已步入“成长期”、而向“成熟期”迈进的阶段,东亚世界的安全问题,需要有新的思路。而它主要又要靠东亚国家自身来创造。就此来说,主要在于两个方面:其一是东亚国家的自我克制。岛屿与其他主权、权益之争是否就没有通过谈判而达成某种解决的可能呢?一味以悲观态度来看待这些问题,似乎也并无必要。实际上,同处东亚的东南亚国家之间,直到现在也屡屡发生激烈的岛屿主权之争,新加坡与马来西亚、马来西亚与印度尼西亚,在过去两三年里就因为岛屿主权问题,也争得面红耳赤甚至差点兵戎相见。但这些争端最后并没有酿成真正的军事对立,其中的原因很大成分上,就在于相关国家的克制。

  其二是要建立健全东亚安全机制。一个地区的长久和平,必须要有一定的安全机制来作保障。在这方面,欧洲自20世纪下半叶以来的有关实践,已经提供了很好的镜鉴。而就在东亚,东南亚国家自建立起东盟组织后,相互间以谈判来解决问题,也成为一种习惯。未来包括东北亚和东南亚在内的东亚世界,需要以现有的东盟合作机制为平台,逐渐使其在组织上健全和在功能上扩展,使之能够为共同东亚安全创造机制保障。同时,围绕朝鲜核问题而于2002年开始运作的六方会谈机制,也有必要由东北亚国家共同推动使之成为常设机构,以为东北亚世界的安全搭起合适平台。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