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评论首页 >> 娱体评弹 >> 正文
光明网:有一种流行时尚叫"恶搞"
[我要留言]
选稿:项凌  来源:光明网  作者:赵学勤      2006年5月8日 08:52
 
  4月26日《北京青年报》一则消息的标题,深深吸引了笔者的注意,题目是《央视〈白蛇传〉将热播,法海爱上白娘子》。再看内容:央视年度古装神话大戏《白蛇传》在北京举行首播仪式,从现场播放的片花来看,央视版《白蛇传》最大的特点就是加大了爱情戏的分量——以往法海和白娘子之间主要是“意识形态矛盾”;而新版中,法海与白娘子的关系也变成了“爱慕—妒忌—仇恨”的过程。此外,在新版中小青也有了自己的恋情,同时编剧还加入了捕蛇女连翘一角,并安排她爱上许仙。

  “颠覆”——这是笔者看完这则报道后对央视版《白蛇传》的第一印象。在这个感情之水泛滥的电视剧中,任何曾经神圣崇高的感情都被解构颠覆了。作为我国民间四大爱情传说的《白蛇传》,已被饮食男女的情感纠葛重新编排演绎。这不禁让我想起那个刚刚尘埃落定红极一时的《一个馒头的血案》。深受周星驰影响的胡戈表明“恶搞”《无极》的原因非常简单:《无极》无趣沉闷,想搞得好玩一点而已。

  在大众文化横行无忌的年代,周星驰被尊崇为后现代解构主义的大师,无厘头成为了一种流行文化的符号,所向披靡。也正因如此,才使我们看到了很多后来者的摹仿效法。今年年初,被誉为央视历史上最具“无厘头”精神的系列喜剧《武林外传》,开播不到10天,就受到热烈追捧。被誉为“近年来少见的后现代寓教育于娱乐人见人爱口口相传的搞笑无厘头剧种”。满口方言和现代词汇,台词中英文混杂,当下流行的电影语言充斥其中。无论是《馒头》还是《武林外传》,给人的印象是“颠覆”、“搞笑”,就是让观众在“恶搞”中因情节的时间、空间、人物的扭曲错位而迸发出人意料的笑声。

  作为以“搞笑”“好玩儿”为目的的作品,“颠覆”“恶搞”“无厘头”只是达到目的的手段而已,观众能够笑,哪怕一笑而过,也就达到了导演和编剧的创作目的。而且胡戈调侃的是一个商业娱乐片,没有超越道德底线,还可以容忍。但是作为红色经典、作为承载民族文化的民间传说就不能“颠覆”“恶搞”,以猎奇为卖点。

  2003年,南方某杂志在第一期上发表了与样板戏《沙家浜》同名的中篇小说,小说中的阿庆嫂成了和反面人物司令胡传魁、正面人物新四军某部指导员郭建光都有两性关系的“风流女”。(相关链接)近日《闪闪的红星》又被恶搞为《闪闪的红星之潘冬子参赛记》。无论是《沙家浜》还是《闪闪的红星》,都是红色经典,影响了几代人,一个与敌人斗智斗勇的“阿庆嫂”成了“风流女”,一个备受迫害奋起反抗的小英雄改为整日做明星梦,希望挣大钱,被敌人烧死的潘冬子的母亲梦中情人是李咏,如此戏谑调侃,不仅是极为不严肃的,也是对神圣崇高的英雄人物的亵渎。而作为我国四大民间爱情传说的《白蛇传》,其中白素贞对许仙“只羡鸳鸯不羡仙”的忠贞感情,已经成为一个美好爱情的情感符号深入人心。如今和尚(法海)卷入情感漩涡,已婚的许仙又被素贞爱、连翘恋,小青又有属意人。原本简单明了的古代传说故事,被强行注入现代元素,变成一部“都市情感剧”。除了服装是民族的,民族传统、民族心理、民族元素早已支离破碎。

  创新是一个民族进步的灵魂,文学艺术当然也需要创新。但创新应有一个底线,那就是要尊重历史、尊重他人,尊重民族情感。在娱乐时代,快乐无罪,但快乐绝不能建立在对历史、对他人、对民族感情的轻漫和游戏基础上。对红色经典和民族文化的“颠覆”“恶搞”,恰恰反映了创作中的急功近利和浮躁不安。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