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评论首页 >> 娱体评弹 >> 正文
新京报:80后炒家的"弑父情结"
[我要留言]
选稿:姚明绮  来源:新京报  作者:徐来      2006年4月21日 13:05
 

  近日有媒体报道称,在张一一、罗帅、刘一寒等人的倡导下,包括韩放、文泉杰、李海洋、一草、小饭在内的一批“80后作家”准备联名上书中国作协,要求中国作协开除宋祖德。

  将这件事与前不久的“韩白之争”相比,我们不难发现,这些曾经有同一个名字———“80后作家”的人已经分道扬镳。

  韩寒是“文坛”的“自我流放者”。他是这批人中,少数几个无须谋求“小说家”身份,不用依赖图书出版业谋生的人之一。这一特点使他能以较超脱的身份面对文学、作家等一系列衣袍锦绣的名词,甚至轻松地喊出那个令很多人不快的口号———“文坛是个屁”。

  韩寒在他最初的那篇檄文中非常清楚地点明,白烨提出希望“80后”的文学“票友”坚持下去,并成为“主流文学的后备作家”等提法,引发了自己的不满,并开始报复性地破坏这个由作家、文学构筑起的体系。

  与韩寒截然相反,小饭走了另一条路,并成为一名试图通过各种方式寻求最大空间的“投机者”。韩寒向白烨开炮以后,小饭参与了争论,并著文指斥“文学腐败分子”的种种道德问题。但这依然无法掩盖他与韩寒破坏的“文坛”之间的联系。

  “上书”事件给小饭带来了麻烦,他一再声称在“上书作协”事件中自己被人利用了。但我们依然可以想见,“上书作协”活动的策划者看重的,正是他的会员身份。他的加入,可以为这一活动提供最大的合理性。

  作为“上书”事件的主要策划人,张一一选择了一条更富挑战性的道路,把“80后作家”转换成了“80后炒家”。

  他的出名准则就是没有任何准则。和一些前辈一样,他把这种炒作成为“策划”。

  为了尽可能多地引起市场的关注,这个勤奋的“策划人”从2004年起就使尽了浑身解数:从最初的寻“没有看过中国国家队和国奥队任何一场比赛”征友启事、起诉中国足协,到假称为“零点乐队”写歌,再到策划“中国十大最具争议作家排行榜票选排座次”自我吹捧、策划李索伦西单裸奔,最终定格于“上书”事件。张一一的个人炒作行为已经达到了相当高超的水平。令人击节的是,他并不讳言自我炒作的底细,反而时常自曝策划内幕,将各种指责直接引向自己,并陶醉其中。

  这集中体现在他的《一夜成名》中。

  与早期炒作中不择手段的褒扬不同,张一一很快认识到了“恶心”比夸奖更为有效。这种异常强大的感官体验,建立了一个“表态”的平台。通过它,公众无须动用太多的分析能力,就能介入话题。与公众的注意力同时到来的,是猎奇的媒体。策划者迅速把水搅浑,并引起大面积的假争议,炒作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在这个层面上,张一一与“炒作大王”宋祖德可谓一对“精神父子”。只不过,张一一总是自揭炒作内幕,而宋祖德还没有如此的手腕。这次策划“上书作协”亦可以被视作“炒字门”中的新老决斗。张一一试图挫伤宋祖德的锐气,通过“弑父”建立新的权威,而武器则是从父辈那里继承下来的技艺。

  这种自我炒作,同样体现在这场闹剧的其他发起者上。

  刘一寒就在“百万签约”等策划案中扮演着特殊的角色。

  同样不能忘记的是,2005年夏,两则杜撰的新闻协助一位名为“蔡小飞”的“80后”,完成了一场自杀的“网络行为艺术”。与前代炒家相比,这些“80后炒家”使用的策划手段,血统更为复杂。他们经常通过酝酿假新闻的方式,把自己放置到舆论的中心位置。谎言成为“80后”炒作的不二法门。

  事实上,这一做法可以上溯至白烨与安波舜在推广《911生死婚礼》时的爆炒。而韩寒对白烨的讨伐恰好又进一步显露了“80后作家”分道扬镳的事实。

  长期以来被笼统地当作“民间力量”的“80后”,在这场炒作闹剧中也暴露出其价值的真空状态,以及由此带来的“无差别杀伤”。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