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评论首页 >> 娱体评弹 >> 正文
检察日报:我们需要什么样的作家排行榜?
[我要留言]
选稿:项凌  来源:检察日报  作者:王攀      2006年12月20日 15:17
 
  《财经时报》近期走访了诸多作家、出版社、书店,深入了解作家作品的销售情况,推出了“中国作家富豪榜”(12月18日《河南商报》)。
  
  作家成富豪,是这个时代的选择,也是这个时代的骄傲。这说明,知识分子已经不再是以清高自居,或刻意与“铜臭”划清界限。但是,我想说的是,收入多少,固然能代表一个作家的走红程度,但作家给社会的贡献,不能仅仅以走红程度和版税多少来衡量。一个作家的价值,应该体现在他对社会人文、思想、文化等方面所作的贡献,而这些,不在于在市场上是否流行。当然,这样说,并不否认这些上榜的富豪作家在这方面对社会所作出的贡献。
  
  在文学上,流行的东西未必就是好的。比如钱钟书,提起钱老,人们首先想到的是电视剧《围城》的热播,但那也只是让学者钱老包装成一个“文化名人”而已。但钱老那部在学术界、思想界影响极大的“忧世伤生”的《槐聚诗存》却并不为世人常知。
  
  当然,作家靠市场养活自己,总比“乞丐”作家(据说是对作协体制不满的惊世之举,尚情有可原),比期待被保养的作家好得多了。但问题是,我们不能用钱来衡量一个作家的价值。马克思在写《资本论》的时候艰苦得很,生活上靠恩格斯接济,放到现在,《资本论》摆在书架上也未必好卖,而且马克思绝对是个食不果腹的乞丐作家,但谁又能否认《资本论》的价值呢?
  
  近些年来,我们习惯于用经济的眼光看问题,于是,有了企业500强排行榜,有了个人富豪排行榜,现在,作家也弄个富豪排行榜,这种跟风把作家的价值定位在市场走红、金钱多少上,而其思想性,对人类社会的贡献——这些不能拿金钱衡量的,却恰好被忘却了。这种排行榜的出现,无疑会在社会上成为一种误导,一些作家可能不甘坐冷板凳,写一些迎合市场之作,意图走红,意图“成功”。
  
  当作家都为钱而写、为走红而写、为市场而写时,那么,社会人文、思想、文化等方面工作,还有谁会去做呢?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